山东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星月】魂归村落人(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8:02 编辑:笔名
笔前序语:短篇题材《人归村落魂》以此敬献“危房改建,攻坚扶贫”关键时期,非常期限的广大农村底层干部(虚实结合,请勿虔诚)。恪尽职守,严以律己共筑 中国梦 需要身处一线村镇干部的洁身自好。积极响应党和国家新形式时期的号召,需要每位公民投身备战。积极创建特色社会主义物质、精神文明的双重家园。

(一)
“对村干部没意见。”可我就菜籽沟口“鸡肠便民桥”有想法。
拉起话匣听闻多的便蛮子们常常脱口的话语。提及蛮子们,不得不说到蛮子诸多的同僚。跛子、瞎子、瘸子、聋子、哑巴。他们唠嗑的话题广阔。村头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听闻他们皆会言语(想当年他们风华正茂也曾着手过村头大小事宜,如今世道变天话语不再能够滴水波湖。)谈及旬河岸边张家河村头屁大的地方,事情诸多。事情自然不大可也不能小瞧。张家河、张家河、论资属姓碎姓住户本该姓“张”;再大起来再大姓人家姓“共”名“产党”大可周知。可偏偏刮起阵歪门邪风,不姓“张”,也不全姓“共”竟被群倒不出名姓的家伙打着“共”姓搞起私人的乌烟瘴气。
灯泡、耕林、茶籽、黄坡。
听闻名姓大意为秦巴山土特产的土生孕育,干起实事两眼乍看难以看出“街坊邻里”四字。村支书、村长、村文书、三队分对长。有名有派头,有血有肉的事情想必谁皆乐意沾上一锅锅。何况旬河岸边大小是位官衔、职务。走起路来腰板皆直,言语得风。能起到上传下达的作用。毋庸置疑,消息政策保密成头号文件。欲要与党政相连村头捞肉喝汤,其一:上头有人拉关系,上面圣谕尔等岂敢不从;其二:好酒好烟上好茶叶犒劳手软。除此欲要有其三其四只有一线生机。晨阳打西边出来干部眼内放光芒。话至此已不必多言,何况晨阳潜意识内没有打西边升起东头降落。更无须言语星星、月亮。
蛮子老汉拄着脑袋静静地等候盼望旬河水流哗哗疯涨、流响。保不准哪日待至省城、市城领导前来视察。他要状告村头披着花衣裳的的恶霸,倾诉内心压抑已久的惠民想法。
他怕、他当真怕他再等不起“二十年后,身体重新硬朗起来还将是把壮汉”。跛子蹒跚爬数回镇城经验沮丧地说:“镇内告不翻他们的。”
聋子说:“我听不见。”
蛮子说:“那你就用你的双眼睁大看。”
瞎子说:“我看不见。”
瘸子说:“他们打点好了城镇内的关系网。官官照应。”
哑巴咿咿啊啊数阵阵。
无人听晓、更无人懂得。

(二)

静寂的河流悄悄地自白土梁山脚淌过,黄昏陨落在山坡谷壑。半面天际沉沉阴郁,半面明亮豁达。开春气候交暖,星星点点的野花已缓缓绽放,争相交映。兰草蓝出了山坳人家的深沉、迎春花芬芳沁出来山里人的殷勤。刺蓟、灰条、酸酸草、牛尾巴蒿时间内竞相挤破脑袋地往土层上冒。桃花红粉在了崖峭。蛮子久落整冬的心逐至升暖躺卧地垄石皮瞩望眼皮底邻家整院整院的田园宅地,河岸九曲回肠凹陷通村的“便民”桥。上天遁地一股脑门地可以感受九死回生。
跛子便从菜籽沟口骑摩托车栽倒的。
蛮子闲暇躺卧村头制高点终日能够揽尽村头发生的大小事宜。远望邻里街坊谁在九曲回肠桥撞了个狗吃屎,住了镇医院甚至瞧回阎罗王爷。他越想越啜泣,恨不得抓住灯泡的领口破口大骂这伙贪污公款买私家越野的家伙。
瘸子甘溪街回来说:“豆腐渣工程桥面又掉渣渣了。”
蛮子听闻好似有所不闻。“能跑将就遛。没掏腰包的事没泛着谁,咱谁也管不着。”
“跛子腿将息半年头,闲不住下深圳去了。”
“赖技术不好。去吧,能去就去……总比老汉我想去哪儿都去不了倒好。”瘸子便不再言语拖着腿蹒跚地走开。
整整冬日过毕蛮子老汉的话语少之再少,不管不问不多言。年关哑巴娃假期回家瘸子叔再次登门要哑巴父子俩寻黄坡,言语去年房屋裂纹主户皆得到了《危房改建》政策补助,按理怎么也得划定哑巴父子俩危房改建的名额。事情偏偏怪在了不仅没提及,反而得知消息时已日落西山。瘸子同样憎恨就憎恨在该补求的不补救,反倒补助了家庭宽裕户。好说歹说也难以推脱。其间的猫腻众说周知,唯到无人敢于捅破这张张轻薄的纸页。
哑巴娃既不争执又没寻荒坡理论。
蛮子老汉也不再过问而气色平稳地拉起多年来闲置的二胡。唱起猫啊、狗啊歌。

三十年的河东阿!四十年的水
四十年的河西啊!
一溜溜儿的嘴

悠悠啊!
悠悠的阿,水弯弯
一弯弯,一弯弯跟着水。东流去……

瘸子疾呼灯支书的越野被张梁群众拦挡了。
蛮子老汉依旧耳闻不见。专心拉着二胡的弦絮。

(三)、

在村头制高梁塬顶仰卧,仰头便可以抵触白云苍狗;卧依旧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虚实。蛮子老汉自然而然地用不着瘸子老远报道的音讯。眼睛瞅得多了不愿再看,看过心烦。望了便会揪心。现在他不乐意管力所能及外的事事。他更欢喜眼前的虫蚁,耳畔掠过的风声。
虫蚁亮眼、风声清心。
蛮子老汉静坐数久继续哼哼呐呐地唱起山沟沟猫啊、狗啊歌。
整所村落敢拦截村干部私车的主户屈指不多。一者所谓祖辈家底遗留的厚实;二来外地奔波回归的财大气粗。剩余便留守山旮旯沟沟刨地的老实住户,俗语言:“民不与村干部斗,鸡不跟狗斗。”事实也如此,更何况自古软怕硬,以软斗硬岂不自不量力失了分寸。瘸子明地不敢,暗里却拍手喊好。围观他倒不敢,只偷偷地藏在地缘沟坡的桑树沟遥远地望着。白色私车横置乡道中央,灯支书的越野则被挡置数米开外。
明朗吼嚷嚷地朝着灯泡叫喊。“你今儿躲个,明儿藏个。我还当你八辈子都不达俺门上过唉?”
灯泡嬉皮笑脸地嘿嘿企图缓解眼下的难堪。他的笑仿佛永恒万能。他的笑也仅限镇级领导,村头财大气粗的门户。对着软蛋的跛子、瘸子、瞎子、聋子、哑巴父子俩从未微笑却可以将他们拿捏的稳妥,见面礼不是让道便是微笑“灯支书好!”。可气的是从没见软蛋们得过啥油水。或许世界的油水生来便为敢想能争取的实力派筹备的。软蛋们急需可没有捞到油水的资本,便眼巴巴地瞧着上级查的严实逼得紧迫,村干部才不得不外露些许油水堵住软蛋们的嘴。
开平坦坦地说:“你说这要么水。都么水吃么呢!也想的过。你大洼水慌慌流,俺张梁成月么水吃。”
“是啊!大洼水顺着荒坡慌慌流,张梁成几月么水也么人管。找耕林,耕林让找黄坡;找黄坡,黄坡让找你。你都以为踢皮球,踢来剔去么人管。你就看水能吃不?要吃不成都吃不成。等会儿我拿个弯刀去把水管就散了。”
“等会儿,我给茶籽先打个电话。让下来给你们协调。”
“你打、那怕你打整天。事情看咋个处理法?”
“是这。镇上领导下村了,我先回去招呼。明儿天开完会给出处理方案。”
“那你今儿格怕走不了哦!”
“车就放到那。让他能走成,古精怪。”
灯泡着急的脸红脖子粗。如果不是身着副西装皮鞋怕恨不得跪地磕求放行。向镇领导变向说明忙于公事随后便到,留下活话就一头钻进车内掉头离开了。烟雾呛得远远躲在桑树沟的瘸子连连咳嗽数久。

(四)

自始至终黄坡也难以置信明朗、开平会对着村支书吼咧咧。该惠及他们的政策他皆惠及,又怎能因小问题翻脸。千不该万不该地引火上了身。他喃喃自语:“难怪老年人都说利益面前人人争抢。”这不刚得便宜事时喜乐扬眉,瞧这几天天功夫就翻脸认不得谁跟谁。“肉包子打狗。哎!真是个有去无回。”
村头的年长者常常善言:“当村干部时洋洋得意。不好好着等下了台,屎都没人待见。”
话乃实话,关键干部们视而不见。任左耳朵刮风右耳朵放屁,胡咚咚。苦口良药利于病,忠言逆耳行与不行说着无意,听着有言。黄坡便怂恿起这群老汉老太没事去河畔敛石头、鸡血石多容易发财;不去的便留下打个老年画画牌,以免闲置口事声非。瘸子连连拍手叫好,这下他也能没事做促促热闹。
正当瘸子在画画牌席桌围观时,瞎子又再睁眼说瞎话。“瘸子真是缺心眼。有心肝没肺。”嚷嚷着自言自语。
镇城上级领导当真来了,在前梁村村委工作室召集村头的干部临列开会。他们来了一行四五人,开了两辆公家车顺着乡道扬长而去。村干部们早早地前往恭候着、烧水、沏茶、安排哪家就餐依依得在镇城领导莅临前夕安排妥当,以显示出办事能力。他们围坐在专用办公室内开会。瞎子召集着同僚们外面开小会,议论干部们讨论的话题。蛮子老汉虽同伍却不同朝,自个合着山峰斜阳嗬哟哟!嗬哟哟的那个太阳高嘞!嗬哟哟那个月亮圆。
太阳的高嘞!月亮乃个圆。镇城领导们看不见,瞎子们同样看不见。村头领导望见了,这一天又过完了且妥妥切切地送走了镇城的上级领导们。灯泡、茶籽、耕林、黄坡正喜呵呵乐呵呵之时,“哐当”一声脆响。明朗、开平夺门而入。这可不,前脚刚送走了数位财神爷,后脚有来了俩位瘟神爷爷。两眼乍看,这可如何是好?
笑一贯是灯支书的拿手绝活。
厚脸皮乃黄坡惯性主张。作不作风,尚且不论。眼下先得奈何了蒋门神。醉打倒不至于。有茶没酒无肉也不至于法律当前被此等主户拿捏住了把柄。应付便成为头号任务委以执行。
舍孩子套狼,弃油水保太平。
俗称的马屁精大言:“灯村支书高明。尔等恭候支书荣任镇级领导。”

(五)

正当灯泡沉沁荣任镇级干部走扬长官步之时,蛮子老汉夜里死了。
明朗却乐滋滋开言常笑。“外露油水不接白不捞。仇恨得报。”
果真过了两日上面派县纪委们前来检查。施家坡、大岭台、桂花、张家河、唐坡缘旬河边的村委们沸腾,电话短信、微信视频、口口噔嘣、噔嘣响彻不停提醒着纪委们的所到处。灯泡、黄坡额头的汗珠直淌,夜间辗转难眠。耕林、茶籽权小,主武治文油水少且早已留心清理。此刻担心的不在停职调查,而在想缺位替补会不会是自个,还眼窝底的他。
灯泡被带走了。
接下来黄坡被带走了。
数月后灯泡回来便病至不起;黄坡补齐了余款。村民暗暗叫苦喊冤;“拿队上多年积攒的钱充了公。”
此时梁塬的制高点再次恢复到往日的清静,风盈盈呼过柴叶杂草,月亮圆圆地悬在蛮子老汉的坟头。瘸子、瞎子、哑巴、聋子齐聚蛮子老汉坟头,眼泪零星飘散,溅在夜晚幽暗虫鸣的呼嘿声。瘸子叹惋哀怨地说:他已经前梁分到了房屋(五保户)。蛮子老汉盼望的县城领导来了,带走了假干部们差点判了刑。公家还给他按月发米、发油。现在公家政策好得很。蛮子老汉那边要饿着冷着就回来找他们。他们给他煮米汤,炕黄油馍馍。听说公家动起真格的了。谁胡来就抓谁,谁不守纪律也抓。后步瞎子、聋子也能分到房屋。要么就保送至小河镇敬老院。他们以后以后都不再打算回山上了。
那天夜里的前晚。蛮子老汉还朝着瘸子笑说省城领导要来了。他想喝米汤水,他老婆孩子再那头还等着接他。
翌日夜里蛮子老汉便周身僵硬。
瘸子叫了同僚们一并给蛮子老汉清洗了身子、剪了头发胡须用晒席卷成团葬在村头的山岗。夜里瘸子起夜仍听闻蛮子老汉呼噜,梦呓他有风、有虫鸣、有群特殊的旧邻里。他们以后都将埋在这所山坳听风、听虫鸣唱。看村头来来往往……教他们邻家后辈儿子孙吟唱。
三十年的河东阿!
四十年的水
……
蛮子老汉的胡基墙体石板房坍塌了。
山上颇多户的危房被另行搬迁……在新位领导“正纪风”亲自莅临督办前。
瘸子们再不担心“好政策烂在了哈怂村干部。”赠礼便宜村干部不屑搭理。这位领导话说过程期间难免不周全。以后自上而下做的“又查必究”。责任划分落实县、镇、乡村干部人头叫“扶贫”。山坳人家就得紧紧围绕旗帜抱团、齐聚奋力走出山内人的特色社会主义致富创业道路。他将他的红底照片联系方式以及辖区主要领导信息大大地公布在了公报栏。
党旗底写满以自己为首的宣誓格言:桥得架、路得修、更得学会自力致富更生。严以律己,树立群众榜样公仆。
————县委县书记“正纪风”《谨记党恩,不负民情》标题的文章立即在山坳传开。似火将整整一座座秦巴山脉燃烧,蔓延无止。杞子沟、豌豆梁;米稻田,红场坡……安康、汉中、商州……

2017年 月8日于西安电视塔定稿.

共 45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危房改建,攻坚扶贫”可以说是党对百姓的体恤,然而在一系列问题的实施中“正纪风”这三个字似乎变的更为重要,如作者故事中所说有些事“竟被群倒不出名姓的家伙打着‘共’姓搞起私人的乌烟瘴气。”而这篇小说精彩之处便是作者很善于用指代,这“跛子、瞎子、瘸子、聋子、哑巴”作者用其本身而引带深处之意,通过蛮子老汉要去告状开始,直至这老汉的死,个中心酸个中滋味,但是我想,如果真有地下有知这件事,那老汉看到那大大的公报栏,听到那那党旗底下的誓言,兴许会自在地再唱一遍那熟悉的歌谣,会不会有些许的安慰。小说通篇质朴的语言,形象生动的人物刻画,似乎就是一部小小的电视剧,行文之中拉入读者的心,布局之中将自己所想尽现,如此刻画,推荐共赏。【编辑:兮晴若】
1 楼 文友: 2017-05-09 1 :41:09 欢迎作者赐玉星月。
2 楼 文友: 2017-05-09 1 :41:26 很精彩的一个故事,情节的刻画入木三分,欣赏学习。儿童中暑怎么办
冠心病没做支架需要吃药吗
老年纸尿裤哪里买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