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心惜君

发布时间:2019-06-24 21:03:20 编辑:笔名

“想不到几年没有来圣京,这里就变了许多。”身着鹅黄衣衫的女子转头对身边的男子道。男子勾起嘴角,颔首道:“你个丫头,还是这么喜欢热闹。”女子吐吐舌头,挽着男子胳膊撒娇道:“相公,我这样你难道不会觉得很可爱吗?”男子失笑,伸手/宠/溺的敲敲女子额头,“是啊!很可爱。”“我怎么觉得你在敷衍我?”“哈哈...我那敢。”女子抿着嘴笑笑,“我看你也不敢。”男子手里摇着一把价值不菲的白玉扇子,身穿一身绛紫锦衣,看着十分贵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使人有如遇春风的感觉,女子眼睛不停的看着大街上稀奇古怪的事物,可眼角总是忍不住去瞟一眼自己身边的男子,一脸的幸福甜蜜怎么也挡不住。“施哥哥,你看前面围了好多人。”女子指着前面好奇道。男子正是施予昂,女子自然是黄晗,他无奈的摇头,“你想去凑热闹直接去就是了,何必和我说。”“我不是在问你意见吗?你要是不喜欢,我们不去就是。”黄晗越说声音越低。施予昂揉揉黄晗的头顶,笑着牵起黄晗的手朝热闹的源泉走去,黄晗咧着嘴对着无奈的施予昂一阵傻笑,走到人群,他们就看见被大人围在中间的是两个小孩儿。看起来一般大,也就十岁左右,女孩儿一脸精灵古怪的看着对面男孩儿。男孩儿倔强的抿着唇,看起来心情不大好。黄晗小声问一边看热闹的大婶,这两个孩子怎么了,大婶才神神秘秘的指着围在人群中间的小女孩儿道:“那个小姑娘,嘴巴可厉害了,我也不大清楚这两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反正来的时候。就听见这姑娘把那小男孩说的哑口无言。”黄晗眯着眼看过去,只见小女孩脸上带着一股坏笑。水灵灵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嘴唇不是很厚,但胜在还算饱满。一张红扑扑的鸭蛋脸上写满了得意。小男孩低垂着眼,似乎不太想和小女孩讲话,可小女孩完全就没有放人走的意思,男孩儿的五官看起来很中性,但是他浑身的气质却使人有压力,可偏偏对面那个女孩子不为所动,依旧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男孩儿。男孩儿不耐的开口冷声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女孩儿轻轻皱起眉,单手托着下巴想了想回答:“你刚才撞到我,我的肩膀好痛。我想需要去看看大夫。”男孩儿一言不发从身上大方的掏出一两银子递给女孩儿,“这个你应该够看了。”女孩儿眉梢一挑,站在人群中的黄晗扯着身边施予昂的衣袖小声道:“这丫头还真会赚钱啊!”施予昂也看着中间的两个孩子。并没有讲话。当大家都以为女孩儿会接过银子完事的时候,女孩儿却拿过银子在手里随意的抖了抖,瘪着嘴道:“你不觉得应该陪我一点儿吗?你刚才撞了我,谁知道撞得厉害不厉害,要是以后有后遗症怎么办?你不应该多陪我一点儿,而且我身上痛。心里也跟着痛,是不是该给我点儿精神损失费。”大家不懂小女孩儿说的什么“精神损失费”。但也明白这女孩儿是在要钱,就被这么撞了一下,一两银子完全够了,可这孩子怎么还要多要钱,围着的人都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你是在讹我?”男子抬眼不爽的看着女孩儿,女孩儿无奈的耸耸肩,无辜的说道:“我是在说事实好不好。”男孩儿冷哼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孩儿,“我想你讹错人了,那一两银子,你要就拿去,不要我也没办法,反正我是不会再给骗子一文钱。”“骗子?你敢说我是骗子?”女孩儿等着大大的眼睛,指着自己鼻子问。“还好骗子有点儿自知之明,知道对号入座。”男孩儿看向别处,根本不把女孩儿放在眼里。女孩儿“哼”一声,抬脚就踢上去,围着的百姓纷纷躲远一点儿,人群中还有人大声说:“哎呦,这两个又要打起了了。”黄晗也跟着施予昂站远一点儿,看着男孩儿和女孩儿不分高下的纠打在一起,“施哥哥,不知道是那家人叫出这么有意思的孩子。”施予昂点头道:“我也挺好奇的。”男孩儿的招数很硬,女孩儿虽然不如男孩儿武功高,可一身出神入化的轻功却看得人眼花缭乱,男孩儿毕竟还年轻,前面还占了上风,可被女孩儿调笑着摸了几下脸,招数越来越凌乱,脸上的怒色也毫不掩饰漏了出来。本来也就是看着两小孩儿有意思,大家才围在一起看热闹,可现在看着这两小孩儿越大越有认真的架势,指不定一会儿还会受伤,黄晗看见男孩儿眼睛一眯,手刁钻的向女孩子伸过去,她暗道声“不好”,就插身过去,抓住男孩儿还未碰见女孩儿身体的手,男孩儿不满的皱眉停手看着黄晗,女孩儿也一副兴趣昂昂的看着黄晗。黄晗看向施予昂,才放开男孩儿的手笑道:“小朋友你们的父母呢?”男孩儿冷哼一声不语,女孩儿倒是挑着眉问:“哟,我不认识你啊?你难道也是看上我爹爹的那个女人?”说完还上下打量一圈黄晗,天真的笑道:“可惜了,长得没有我娘亲好看。”黄晗被女孩儿突然这么一说,搞得脸颊一红,求助的看向施予昂,施予昂也没想到女孩儿如此小小年纪尽会自然的说出这些话,他微张着嘴走到女孩儿对面。拉过满脸通红的黄晗笑着道:“你放心,他对你爹爹没有半点意思。”女孩儿抬头看着施予昂的眼光,从打探慢慢变成了惊艳。本来还气焰嚣张的女孩儿,立马收敛自己的气焰,对施予昂露出示好的笑容甜腻腻的喊道:“哥哥,你长得可真好看。”施予昂和黄晗都被女孩儿突然的变化搞得一愣,站在一边不讲话的男孩儿不屑的看了女孩儿一眼,转身就想走,那想本还欣赏施予昂的女孩儿立马发现。跑过去堵着男孩儿,直接伸手要道:“欠我的钱拿来。”“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男孩儿的不耐已经十分明显了。女孩儿歪着脑袋。一副无奈的样子道:“我的精神损失费啊!”“我说过没有。”男孩儿也十分坚持的回答。女孩儿也不恼,耸耸肩道:“那你就别想走。”男孩儿不言语,站在一动不动,女孩儿这次对施予昂招手道:“哥哥你过来。”施予昂浅笑道:“看年纪。你该叫我叔叔。”女孩儿拧着眉一副为难的样子,“叔叔?可你看起来明明很年轻啊!而且这样我以后嫁给你,咱们才显得代沟不大。”“代沟?”施予昂疑惑的低声呢喃一句,突然发现一个重大问题看着女孩儿,“你刚才说什么?”“我说你很年轻。”“不是这个。”施予昂满脸的无奈,黄晗酸溜溜的提醒道:“人家说要嫁给你。”施予昂被黄晗看的也忍不住脸颊微红,看着女孩儿道:“你一个女孩子,怎么随便说这种话,不要说我是有家室的人。就是没有我也不会娶一个小丫头回来。”女孩儿瞥了眼黄晗,瘪瘪嘴道:“有家室?那就算了,我虽然看上了你。但不会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在场所有人都被女孩儿的搞得半张嘴巴,一副吃惊的样子,施予昂更是哭笑不得,心里更是好奇谁家能叫出这样的孩子,一直不言语的男孩儿忍不住嗤笑一声,女孩儿瞪着男孩儿。“笑什么笑?”“笑你不知羞耻。”男孩儿毫不留情的说。笑嘻嘻的女孩儿瞬间发怒,二人又纠打在一起。黄晗不满的瞪了施予昂一眼,施予昂一脸无辜,正准备哄黄晗几句,就听见一个冷峻的男声叫道:“君子芮。”女孩儿闻声立马躲开男孩儿回来的招式,老实站到一边,低声叫道:“爹爹。”施予昂和黄晗看着被女孩儿称之为“爹爹”的男子,神色变了几变,才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看向现在像个温顺小鸡的女孩儿,女孩儿眼神闪躲,不和男人对视,突然眼睛一亮,撒欢的向男人方向跑过去,扑进一个刚穿过人群的白衣女子怀里,嘟着嘴道:“娘亲~~~”白衣女子头上围着丝巾,微微一笑,挂了一下女孩儿的鼻尖,柔声道:“是不是友惹事了?”女孩儿摇着头道:“我才没有,是那个小子撞了我就想跑。”女子抬眼看向男孩儿,正巧对上施予昂和黄晗的目光,眼神一滞,露出笑容,身边的冷峻男子也看到了黄晗和施予昂,对施予昂如朋友一般点点头,一家三口都走了过来。男孩儿想着这下估计没事了,无声的想要离开,免得一会儿自己娘找不到自己,可女孩儿还是发现了,串出来拦住男孩儿去路,男孩儿本想发怒,却听见有人唤自己名字,当看见一个面貌姣好的女子走过来唤道:“池儿?”叫着还看了一眼自家孩子身边的女孩儿。施予昂和白衣女子两夫妇看见来人,脸上都是一喜,还是白衣女子忍不住快步走过去叫道:“云娘。”“如亦?施公子?”云娘满脸的不敢相信,她急忙拉着君如亦的手道:“去我府上,思源在家里。”“你们住哪儿?”云娘低着头,小声道:“思源把悠然居买了下来,如今我们就住在那儿。”君如亦听见殷思源只是眼睛闪了闪,却也没推辞,女孩儿惊讶的看着男孩儿的父母既然和自己父母认识,对着同样惊讶的男孩儿不满的“哼”了一声。君如亦听见自己宝贝女儿的声音,忙拉过来对着施予昂二人和云娘介绍道:“这是我丫头,叫君子芮。”云娘也看着自己身边的男孩儿道:“这是我和思源的孩子,叫殷池”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散开,只留下他们几人,多年后的相聚,大家都成熟了不少,年少时的记忆却各自回忆在几人的脑海里。(未完待续)

淮安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普洱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
营口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男神老公太乱来

下一篇:幻世三界传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