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81岁老农追忆英雄往事我与班长黄继光一起

发布时间:2019-06-08 22:52:57 编辑:笔名
类风湿关节炎早出现的关节症状
微量元素正常值是多少
类风湿的症状有哪些

株洲81岁老农游克源追忆英雄往事:我与班长黄继光一起战斗的日子

他喜欢说敌人是“猪脑壳” 硬壳纸涂墨汁挡雪光

7月29日,在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纪念活动上,朝鲜群众在人民剧场外欢迎中朝两国老战士入场。行进队伍中前排左六为游克源。

接受采访时,游克源特地在胸前别上参加抗美援朝获得的奖章。

10月19日, 炎陵县龙溪乡坂溪村。81岁的游克源坐在家门口,佝偻着背。看上去,他和一个乡间老农并无区别,质朴、寡言,甚至比同龄的老人更苍老。当从本报口里听到“黄继光”三个字时,他干涸的眼睛忽然放出光芒,昂起头注视着。

“我18岁参军,一直是上等兵。1952年10月打上甘岭战役的时候,黄继光是班长,我是副班长。”游克源的双手随着言语的起伏微微颤动。 61年前的10月19号,黄继光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堵住敌人的机枪口,英勇牺牲。机枪手游克源在这场战斗中,左脸颊也被弹片击穿。1957年,游克源复员回到株洲老家务农至今。今年7月,他受邀赴朝参加纪念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系列活动。

这是50多年来,游克源第二次重返朝鲜。但他从未忘记,与班长黄继光一起战斗的日子。

壹 新来的班长名叫黄继光,脸胖乎乎的,喜欢说敌人是“猪脑壳”

游克源是炎陵县龙溪乡坂溪村人,1950年入伍,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556团,参加黔东南剿匪。1951年6月,他所在部队奉命先到河北深县(今深州市)六头沟军训两个月。9月的一天辽东下了场大雪,此后天气日趋寒冷。部队就是在这个时候,渡过鸭绿江入朝参战。

部队过江的这段水不太深,但很冷,好在河底还比较平坦。游克源个子不高,水深的地方淹到了他的脖子上。上岸后他只有头部没有浸水,冻得浑身直打哆嗦。由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狂轰滥炸不止,部队一般是白天休息晚上行军。大约走了10多天,走过了车洞、新高山、官子里、明华里等地,到达了个目的地——西部山。在这里部队进行了改编,游克源被编入15军45师135团2营6连2排6班。不久,6班班长调走,上级将营部通讯员调来6班任班长,这位新班长就是黄继光,游克源和肖冬良任副班长。

黄继光来时,6班驻守在五圣山中的一个坑道里。游克源和战友们都记得,黄继光这个四川来的小个子,人长得英俊,脑瓜子灵,脸胖乎乎的,唱歌跳舞,样样来得,喜欢说敌人是“猪脑壳”,带领战士把各项任务完成得很好。

有一天游克源和战友在坑道驻守时,风突然大了起来,裹挟着尘土和碎雪,打得他脸上生疼。前方视线里有块草垛好像不大对劲,起伏的方向跟风吹的方向并不一致,而且是在移动!游克源想喊,可嗓子里跟堵了什么东西似的,喊不出来。

“有敌情!”不知谁喊了声,然后枪声大作。游克源这才反应过来,大喊着将手榴弹引信拉开,使劲扔向前方的草垛……

贰 晚上碰到20多个敌人,爬到松树上扔手榴弹

黄继光来到班里不久,战斗开始日益激烈,敌人的飞机狂轰一天比一天厉害。他出了一个主意,叫大家扎稻草人,再穿上破旧的军装插在野地里,吸引敌人的火力,消耗敌人的弹药。看到敌人攻击这些假人,黄继光和战友都开心地笑了。黄继光用带有较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调侃地说:“美帝国主义真是猪脑壳,没过年也放炮!”

战斗之余,战友们会轮流去师部看电影看戏,有时也到师部或团部去看国内来的慰问演出。有天夜里,轮到游克源和黄继光、韦兴亮、文相能、张有华5个人到师部看电影。去师部要走一段较长的路,他们走到半路的一个山腰上,听到不远处有敌人在说话,估计有20多个敌人,正向他们走来。

当时他们都没带枪,每人只带了几颗手榴弹。游克源小声问黄继光:“班长,怎么办?”

黄继光附在战友的耳朵边小声说:“别紧张,我们爬到松树上去,然后用手榴弹炸他们。”于是,5个人悄悄地爬上了松树。

等敌人靠近他们时,大家都把手榴弹朝敌人扔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敌人不知袭击是从何而来,也不知我方有多少人,赶紧抬着伤员跌跌撞撞地逃回自己的阵地。当晚看过电影,5个人都住在师部。

第二天,连里派了一个排的人来找黄继光他们。原来战友们都听到了昨天晚上的爆炸声,担心他们出事。回到连里,大家听了黄继光他们历险杀敌的经过,都十分高兴。

叁 雪光刺眼,黄继光想出硬壳纸涂墨汁的办法

朝鲜的冬天特别长,雪也特别大,山里山外白茫茫一片。天晴时雪光灼眼睛,特别难受。黄继光想了一个法子:用硬壳纸涂上墨汁,挡在眼前,以减弱雪光对眼睛的刺激。

有一段时间部队的生活很艰苦,一缺燃料,二缺食物。黄继光收集了一些破旧的胶鞋回来当柴烧,用来做饭,解决了一时之需。补给线经常被敌人切断,没有粮食时,就挖野菜吃。当时每个班都发了一本叫《野菜》的书,游克源和战友们照着书上的图片挖来“灰灰菜”、“车前草”,有时煮水吃,有时炒着吃,一没油,二没盐,很难下咽。难受的是,他们在阵地上无法洗澡,好在每人发了一盒“杀虫粉”,身上才没有长虱子。

不过,大多数的日子里,部队生活还是比较正常的,有时还能吃上海参、鱼肝油、猪肉干、压缩饼干等以前没有吃过的食物。

6班在黄继光的带领下,与朝鲜老百姓相处比较好。朝鲜的老百姓生活极其艰苦,田和房子都被敌人炸毁,但当地老百姓还挤出粮食送给志愿军,有时还给他们送水送饭。

第十八届宁波国际服装节将于10月下旬举行

郑州停电通知201889

云南普洱特大毒品案当场缉获手枪一支

第十八届宁波国际服装节将于10月下旬举行
郑州停电通知201889
云南普洱特大毒品案当场缉获手枪一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