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杨家将系统之军师来了

发布时间:2019-06-25 16:28:24 编辑:笔名

杨七郎本是夸赞杨可可,但对方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有.)?(.意.)?(.思.)?(.书.)?(.院.)他见她如此,不由得皱眉,问道:“到底怎么了?”“延嗣,我觉着……”杨可可说着,吞了口口水,继续,“玄笙压根就没有被催眠来着……”没有被催眠?杨七郎一愣。“为何?她不是什么都说了么……”原本不愿意说半句的人,却是什么都说出了口,连天灵的计划都和盘托出。如果没有被催眠,又何必如此?是啊,又何必呢?关于这一点,大概只有了解玄笙的人才知道吧。不再多想,杨可可拉着杨七郎就往崔应龙的营帐而去。账内的灯光昏暗,崔应龙坐在书案边,手中拿着一本传记,正垂眸看着。周遭一切安安静静,却因为一声张扬阔气的女声扰了气氛。“兄弟,我找崔师傅!”明明是落雁之色,却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也是,大家闺秀又怎会在杨家军呢?崔应龙低笑了两声,扬声对账外喊道:“进来吧。”话音刚落,就见着帐帘被撩开,杨可可火急火燎地进来了,身后跟着杨七郎。杨七郎对崔应龙微微颔首,开口:“崔师傅,打扰……”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可可打断。“崔师傅!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个关头,还说什么客套话,直奔主题才是王道。相对于杨可可的急迫,崔应龙表现得十分淡定,他微微挑眉,竟说出了杨可可要说之事:“玄笙并没有被催眠。”杨可可立即瞪大了眼:“崔师傅,你知道?”杨七郎也是震惊,微张了口。崔应龙点头,说道:“从玄笙闭眼诉说开始,我就知道了。”“哈?”杨可可不懂了。既然一早就知道了,怎么不拆穿?知道杨可可的疑惑,崔应龙安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起身,绕过两人,踱着步往账内窗帘处而去。在窗帘处站定,他撩开,看着外边火光跳跃,缓缓开口。“玄笙是想帮我们的。”崔师傅说着,眼眸也柔和了些。“让她突然改变立场,她做不到。所以借着被催眠来催眠自己,她想要帮我们,她并不希望与天灵为伍。所以,她将一切尽数告知。而回去之后,她也一定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并且为一天的失踪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杨可可眨巴眨巴眼:“玄笙……这么好?”崔师傅嘴角缓缓勾起,点头:“她是好人。”顿了顿,他转头看向杨可可,继续。“所以,你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就好,我们势必要给天灵一个教训。”“不过……”突地,崔师傅的眼睛眯起,眸光凌厉。“这次交锋,我势必要救出师傅和玄笙,护其周全。”*离开崔师傅的营帐,杨可可深深呼了口气,笑嘻嘻地看向杨七郎:“延嗣,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杨七郎点头,说道:“呐,人之初性本善嘛。”杨可可“嗯”了一声,抬头看向天空。“延嗣,你说,一切会顺利吗?”杨七郎也跟着她一同仰望,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他却勾起了嘴角。“不管是否顺利,我与你同行。”黑暗的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洞穴,没人知道里面有什么。是宝藏还是虎豹,一切,都要我们自己去探索。*玄笙回到辽营,已是亥时。她直接去了天灵的帐营,交出了罗军医的信物。天灵坐在案前,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信物,他晲了眼眼前的玄笙,问道:“这是罗给的?”玄笙点头:“是的。”天灵摸了摸胡子,缓而又问:“那不知玄笙你……为何今日才回?”稍稍的沉默,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玄笙面色不变,看着天灵,回道:“我发现了一事,所以回来晚了。”“哦?什么事?”天灵饶有兴趣地看她,等她下文。“天空之所以无星,是因为……崔应龙也在杨家军营中。”顿了顿,她继续。“他用爹所传的秘技,掩了我们的眼。”天灵冷哼一声,不以为意:“果然是他搞的鬼。”玄笙点头:“杨家军现在一片混乱,他这次来就是为了帮助杨业安抚的。他怕你有所行动,所以用了秘技遮眼。”“玄笙……那你,见他了?”天灵摸着信物的手一顿,直勾勾地看着玄笙。缄默。很快,玄笙摇了摇头,回道:“没有。”顿了顿,她闭上眼,言语似是叹息。“我没脸见他。”“呵呵。”天灵低笑两声,说,“玄笙,放心吧,此次战事大捷,我必将放了你与玄机。”说罢,朝她挥挥手。“去吧。辛苦了,早些歇息吧。”玄笙微微颔首,转身,离去。走出营帐,放下帐帘的那一刻,玄笙深深地呼了口气。她想,一切该结束了。*玄笙离去,天灵的侍从从暗处走出,给天灵的茶杯添上茶。天灵睨了他一眼,问了一句:“你说,我该相信玄笙吗?”“为何不信?”侍从问道,缓而又说,“主上不是还有罗吗?”天灵缓缓闭上眼,轻轻颔首。的确,他可以不相信玄笙,但他不能连罗也不信。呵。杨家军。不过如此。*天灵与罗约好,夜袭那日,让玄笙先去一步与罗知会。如此,里应外合,杨家,不过是囊中之物、阶下之囚。既然杨家那边正乱,那他就不能再拖。夜袭,天灵定在了第二日。第二日一早,天灵便来到了耶律斜的营帐。“今日夜袭?”听到天灵如此说,耶律斜有些震惊。天灵眸光晶亮,十足把握:“是的,耶律将军就等着杨家败阵就好。”耶律斜深吸一口气,“天灵军师如此有把握?”“自然。”天灵点头,“只希望耶律将军到时不要心慈手软便好。”稍稍停顿,他继续。“对了,老朽还希望将军发布一道命令。”“什么?”不知怎的,耶律斜右眼皮跳了又跳。他眸光直视天灵,等他答案。天灵笑了。眼眸眯着,却不和蔼,让人悚栗。他开口,一字一顿。“见杨可可,必除之。”

北海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山东好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随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