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华文魂飞湮灭聊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45:44 编辑:笔名

一、  月朗星稀,山谷间的小路上偶尔还会穿越车辆,路西紧挨着的大水库里,樱桃像做了个梦,自己在水里,好清凉,她努力地想记起自己已经在水里洗了多长时间,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向岸边走去,竟然是那么容易就到了岸边,可上岸那么难,她吃力地抓住岸边的杂草,往上攀,身后一个暗哑声音吓得她又掉进水里,“你死了,还想到哪里去?”她浑身一颤,顺声音望去,一个苗条的身影立在身后,好像是个女的。是的,水一直是波光粼粼,从不曾感觉往日的阻力,也没有溅起一滴水,那暗哑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本来你是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就能清醒,记起你的往事,可我看见了,看见你走来的那一幕,那是你什么人啊,那样对待你,看你好像受过很多委屈,我也替你不平,真想帮你……可你已经不再是尘世中人,很快黑白无常就来带你去做记录……”后边的话好像自言自语。樱桃恍然大悟,她回身望着岸上远处的村庄嚎啕大哭:“妈呀,我的妈呀,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妈呀……”哭得天昏地暗,细小的雨滴纷纷落下,那个女子一直静静地立在那里,直到她哭得精疲力尽,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才移了过来:“好了,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吐出来就舒心了,看样子你很惦记你妈,女人都是一样的,我都不知道我妈现在啥样了,哎!妈……”樱桃听到这慈爱的声音好温暖暖到心底,好久好久没人这样轻轻的说句关切的话了,她不由得又开始抽泣:“我想我妈,不放心就是她了,我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女人的颜面看得清晰了,她长的很秀气,很白净,可以说很美丽。“你别傻了,看看又能怎样,人鬼殊途,她受不起,见了你会倒霉的,好在她能见你尸身一面,可怜的母亲,你好像不大,出什么事了?可以告诉我吗?别出去了,留下来守规矩,兴许你很快就能再投胎……”樱桃一个激灵竭斯底里地喊:“我真不想活了,我也不想再投胎转世,我恨那个世界,我恨那些人,恨啊……”撕心裂肺的哭声再次回荡着落进水里。女人轻轻抚摸她的头,她一把抱住那女人痛快地哭着,为什么感觉那么亲近,多少年来一直压在心里的秘密就就这样倾在水里。    二、  樱桃出生在东山后的小山村里,妈妈金枝是南山村的,是方圆几十里出名的美女。金枝因为上有六个哥哥,又长得聪明美丽,尽管那时重男轻女,但金枝自小备受宠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十五六岁就有很多人盯着,直到十八岁,如花似玉的她却注定了要给哥哥换亲的命运,当时虽然已经不论成分,可是社会流行女孩找当兵的,或工人阶级,几个哥哥虽然长得都不丑,可找对象都是一等再等,换亲转亲虽然很难听的话题,可已成风气。好在两个哥哥几经波折找到了对象,爹爹却要她给三哥换个女人打定了主意。她心里不好受,也不敢违背,当然哥哥是决然不同意让妹妹给换媳妇,这样一些向金枝提亲的好人家都给爹爹拦了下来,二嫂看在眼里打起了主意,她把自己大姐家的女儿介绍给了金枝的三哥,而后把金枝介绍给了自己堂兄的儿子,也不管以后怎么相称,金枝的老爹听儿媳说的天花乱坠,就答应下来,可女儿是揪心的宝贝,还是让她想想看看走走过场吧,给她点自尊心。就这样金枝被嫂嫂带到了相隔一座山岭二里路的杨家村,见到他未来的丈夫杨玉,金枝羞得抬不起头,只把玩两条黑黝黝的大辫子,二嫂一个劲的催问怎么样,她才偷眼看了一下,只是看到那细高个,白净模糊的好像还算英俊,就再也不敢看那迎面而来烁烁的眼神,还有周围那啧啧称赞的声音更让她有点手足无措,见二嫂一个劲的催问就像蚊子发的声音回了一句:“还行哈?”连自己都感觉模棱两可。就这样吃了顿饭定了下来。  回到家,家里乱成一锅粥,三哥明白怎么回事就是不同意,大嫂一句话:“我知道那孩子,黄瘦黄瘦的,一看就有病……咋就愿意了呢?”金枝是个心思细腻的人,经大嫂一句话,她也担心未来的丈夫会是个病秧子,可又怕下一个不知又会遇到啥样的人,想起故事里讲的武大郎……等等。想了很多,每天郁郁不乐,家里人一再问她,她就是流泪,啥也不说,大概就是犹豫不决。  杨玉家里知道了,很担心,特别是杨玉,他对金枝是一见倾心,那英容笑貌胜过电影《朝阳沟》里的银环,那美丽的面容总在眼前晃动,就怕她一闪而逝的感觉。杨玉跟着姐夫石凯与村里民兵打靶训练,石凯长得仪表堂堂,只是带着那双桃花眼总往女兵群里溜,挤时间找那些各个村里的女兵打招呼,唠嗑,转了好久回队,见小舅子专注地抱着枪瞄着,拍他肩一把:“哎!你老婆不跟你了!”“金枝不跟你了。”杨玉头猛地一下失去了知觉。自那以后每天总是走神,家里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知道她是他媳妇了,就托媒人“二嫂”猛追,定下结婚的日子,把金枝娶进门。  杨玉见金枝进门心情好转,日子过得还顺心一年后添了一个心爱的女儿,姐夫却一直催他出门做生意,说一个大男人总赖在家里吃喝老子的,不是个男人,他要顶起这个家,他就听姐夫的跟别人去做生意。在外面特别想在家的妻儿,在年底给刚会走路的女儿买回来一顶毛茸茸的毛线帽子,当他兴冲冲回到家把漂亮的帽子举在手里喊女儿名字时,却听到金枝的哭声:“女儿病死了。”他感到天旋地转,看到姐夫从屋里出来也没什么反应,从此萎靡不振。  后来有了樱桃,满月酒宴上,本来杨玉对姐夫生活作风有怀疑,又看石凯色迷迷的眼总是对着金枝扫来扫去,回想离家大女儿去世直到添了二女儿,石凯有事无事的往自己屋里钻,见金枝一与石凯的眼神碰触,就脸红脖子粗,低下头,杨玉突然感觉恶心。怒吼叫:“金枝滚回屋里去,都给我滚!”闹得不欢而散,杨玉不再出门,只在家跟金枝种那点山薄地,守着金枝寸步不离,注意金枝的一举一动,又有了小女儿乐乐。  至于樱桃记事起,家里就不安宁。杨玉总隔一段时间就发脾气,尤其是每当石凯来过以后,可石凯记不住不来,总抽空子来,一被杨玉碰上就大骂不止。樱桃亲眼目瞩爸爸打妈妈,边打边骂,这骂人成了家常便饭,事过又向妈妈赔礼道歉。看着妈妈一次次被打的鼻青脸肿,一次比一次重她只有抱着妈妈哭泣。村里人都说杨玉疯了,一传十十传百。石凯当了村书记,说杨玉家困难,凭特困户给与救济,可杨玉把送来的粮食扔了出去,推辞所有的救济,大骂石凯不是好东西。好在还知道心疼樱桃和乐乐,只是像狱卒般看管着金枝,寸步不离的看着她干农活。金枝默默承受,还要好好伺候杨玉,杨玉逐渐胖得像牛犊,吃饱了没事找事,看从他门前路过的人就念念有词,确实有了神经病。  樱桃上学期间,听着同学说她爸是神经病,心里难受也不敢言语,她恨姑父,既然爸爸不允许他来,他还是偷偷的来甜言蜜语,安慰妈妈,哄乐乐,每来一次,妈妈那顿挨打是在所难免的。樱桃身体开始发育,就像樱桃花开,慢慢绽放着娇媚,这时杨玉从石凯那贪婪的眼神里觉察到的,他开始维护女儿,不让樱桃去上学,石凯借此又来过几次,说堕学儿童将来没出路,每次都让杨玉给大骂出去,以至一次杨玉气愤的拉过一只锄头就打,赶了出去。    三、  樱桃不能去上学,开始学着帮妈妈做点农活,可爸爸不允许,金枝干完活又要做大家的饭,好吃好喝给她们,自己吃剩的,只要不挨打受骂就是万幸的。樱桃就这样跟在爸妈的身后无所事事,有时离开妈妈去山坡上追捕蚂蚱,或拔些野花野草对着发愣,再就是为猪羊割把草。一次她又离开爸妈的地盘,捉蝴蝶,看到石凯送他近亲侄女(樱桃的大表姐)由山路回家,他侄女的丈夫刚发生矿难去世了,因石凯是娘家叔父,又是村书记懂得多,来找他办点事。樱桃见她俩走着走着不见了,天太热就去山溪里洗洗脸,凉快一下,在清澈的水里玩了好一会儿,突然见石凯走了回来,她见躲闪不开,就喊了声姑父,无意识的问了声:“你的脸怎么了?”石凯的脸上几条划痕,有的露出血丝,他忙俯下身看看水里,洗了洗说:“哦!喝多酒,摔倒跌着了,被野草蒺藜拉的……”抬头看见远处杨玉端着‘官架子监管’金枝干活,低下头走了。  第二天石凯来樱桃家时杨玉没在家,还是为了樱桃上学的事,眼睛是时不时在樱桃身上脸上穿梭,走时正好被杨玉碰上,对金枝又大打出手,见杨玉拼了命,金枝次吓的逃跑了,她没其他地方去,石凯把她藏自己家里了,樱桃知道,但不懂妈妈为什么总听他的话。只感觉妈妈被披着羊皮的狼蒙蔽了眼睛。她执意与妹妹把妈妈拉了回来,好在回来杨玉没再打金枝,大概也怕再打就打跑不回来了。  其实樱桃很想上学,也不堪爸爸的做法,她和妹妹这么大了,还一家人挤在一张床上,特别是夏天里,更让她难堪。杨玉还是一直把两个女儿放在床里边,自己在床外边上,金枝紧贴着自己,尽管樱桃对外人不承认爸爸是神经病,那是她原谅爸爸有病,但毕竟赤裸裸难看的状况是躲不开的,爸爸面对她姊妹俩做的事都以转身回避。  后来杨玉发展到一见到金枝与村里哪个男人照对面,就发神经,骂人家,还有几次从背后下手打人家。其实人家就是能打他,也不想遭受欺负病人的罪名,都同情瘦弱的金枝而哑巴吃黄连。而金枝则被拖回家里一顿折磨。樱桃常见妈妈被拖进猪圈受折磨。有时看到妈妈被折磨得惨不忍睹,事后樱桃劝爸杨玉,反被杨玉误以为她与金枝一个鼻孔出气,怀疑樱桃袒护金枝,居然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与金枝做男女之事,让樱桃几乎崩溃,又无可奈何。担心爸爸哪天会打死妈妈,可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爸爸趴在墙头上,一个过路的人问金枝几句什么,那人被杨玉疯狂的追赶跑掉,他回身来抓起扁担抽打金枝,把金枝的胳膊打断了,金枝痛的晕了过去,樱桃吓得跑去舅舅家大哭说是把爸爸妈妈打死了,舅舅把金枝带回去呆了一天,叮嘱不让她再回那个家,回去就会害死她自己和孩子,另嫁人吧,给孩子留条活路。可金枝放心不下孩子,也认为杨玉是发病才打她的,怕她不在家会饿着他们,偷偷回去了。樱桃看着回到身边的妈妈绑着石膏夹板,那惨状,每天望苍天祈祷神能改变一切,让她爸爸快些好起来,还原一个安稳的家庭。  尽管它是这样一个贫困家庭,可提亲的踏破了门坎,只是也不知道杨玉是怕女儿会受屈还是有别的想法,总把媒人赶出去,后来樱桃远在八里路的的同学家来提亲,樱桃应了下来,她喜欢那男同学谷雨,是的,谷雨长相出挑俊美,人也精明,嘴甜舌巧。樱桃本来就像一颗成熟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村乡邻里都舒口气,都对樱桃放心了,说她跳出了火坑,不然成天闷闷不乐也会像她父亲一样会疯掉的。  相过亲,樱桃和谷雨成天腻在一起,如胶似漆,村口纳凉的人见小情侣恩恩爱爱出双入对,都窃窃私语,说谷家捡了个好媳妇,婆婆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可有人说她是神经病的女儿,还说不定出啥事。这样婆婆开始有顾虑,又恰值谢亲仪式上,那不懂明理的司仪把樱桃的爸爸也叫了去,杨玉喝醉了酒,在谷家赖着不走,还尿了床。樱桃感觉丢死人了,偷偷哭泣,感觉没脸见婆婆。婆婆见樱桃常哭泣怀疑有什么事情,就赶着问,越问樱桃越哭。婆婆出来对邻居说了透透气,可那些人叫婆婆去找巫婆来看看怎么回事,就这样巫婆一来,围着樱桃又掐又拧,大做法事,一次隆重起一次。花去好多钱财也无济于事,反而使樱桃精疲力竭成天昏昏欲睡,成了病美人,婆婆开始成天抵着谷雨嘀咕,:“这样的人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下去,看看还没结婚生子快分手算了,凭这咱这样的家庭人物还怕找不到好的?……”谷雨心里是爱着樱桃的,他真不舍得,可父母总在耳边念那道经,念得他六神无主,后来忍不住问樱桃到底怎么了,换了一个人似的,没了以前那活泼可爱的影子……樱桃从婆婆隐隐约约的行动里,还有不咸不淡的话外音里听出不妙,只是感觉谷雨还是对自己关切心不减,而欣慰,可心里总像揣个小兔,不安宁。后来谷雨送她回娘家了,她虽然想妈但不想回去,不想回那个家,也怕回去会发生什么事情,果不其然,很长一段时间不见谷雨来接她,她心心念念的想谷雨,常跑到大门外对着谷雨的村子方向张望。后来她要去婆家,妈妈说什么也不让她去,留着眼泪坦白,樱桃婆家说不要她了,叫樱桃另寻人嫁出去,樱桃很难过,但依然对谷雨抱着希望:“他是爱我的,他不会不要我……”就这样天天等着盼着。  一次她等到了,谷雨偷偷跑来带她去城里玩了两天,俩人在分手时约定一个非他不嫁一个非她不娶,谷雨再回家劝妈妈,做父亲的工作。  樱桃数着过日子,每天都那么漫长,可等来的是妈妈一句话:“桃儿,别等了,谷雨早定亲了,是他家附近的女孩子……”樱桃拉不住的跑出去,她去证实这是不是真情。  后来樱桃被拉回家疯了似的又哭又笑,石凯知道了,来摆着老字辈劝樱桃,安慰金枝,金枝从他一直的关怀有点感激,也就由他是樱桃的姑父身份帮帮樱桃,缓缓这口气。石凯摆着大人架势连拉加拽,把樱桃抱到屋里,说劝劝樱桃,金枝守在屋外,听樱桃又骂又喊石凯是畜生,一会儿石凯被抓的衣衫不整,被樱桃抓着摔坏的椅子赶了出来,追到街上又跳又骂,石凯一边跑一边喊樱桃疯了,过了没两天带来一辆车和几个人把樱桃强行拉到车上,送去精神病医院,说给她治病,石凯以村委会名义送她去医院,樱桃感觉他故意的摸捏自己……她做任何挣扎都是无济于事,反而更证明她是神经病,那些人按住她又打针又喂药,吃了药晕乎无力几乎没知觉……好在医院干净,只是病人都像幽灵一样,或是呆呆傻傻,大概与药力有关,樱桃做尽了无谓的挣扎,够了,安静了。恨恨的望着石凯那张得意的笑脸,他在演戏,安抚她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回家……樱桃在医院里懂得了什么是人身自由,她听从医院的指派,给重病人做看护,伺候护士指派给她的那些病人,受那些病人的辱骂也不敢声张,声张也是迎来一双双白眼和责难。一次被一个高层病人侮辱打骂后,还受护士的指责,她干生气,又突不破回不了家,气的挥拳乱砸,把窗玻璃打碎了,扎得手臂鲜血直流,白腻的手臂上留下一条醒目的疤痕…… 共 1603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预防所需要注意得是什么

上一篇:红叶21

下一篇:寂1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