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张奥平资本市场的海洋规则略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3:17 编辑:笔名
张奥平:资本市场的“海洋规则”

(图片来源:壹图网)

文/张奥平

1、创业与投资回归根源时期:万物重返海洋

2014年,“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号角在中国960万平方千米土地上吹响,创业与投资市场一瞬间被点燃。股权投资行业伴随着千千万万踏上追梦之旅的创业者,开始加速发展,“万众创投”的年代也随之到来。2015年投资总额5255亿人民币,到2017年,全年投资额便突破了万亿范围,到达了12111亿人民币。但进入2018年,随着《资管新规》、A股IPO审核趋严、上市公司暴雷、海外上市破发等政策及市场环境的变化,过去三年股权市场由狂热瞬间降到了冰点,募资端开始了大幅的下滑。转眼,2019年已过大半,股权市场完全进入了冰河期时期,2019年上半年股权市场投资总额仅实现2611亿人民币,同比大幅下滑59%,回到了2015年的水平。但与2015年不同的是募资端还在延续下滑,2019年上半年募资额同比着落了19.4%。

回顾过往的5年,创业者与投资人大梦一场又回到了原点。资本的狂热与非理性加速了泡沫快速膨胀的同时,也加速了独角兽走向神坛的步伐。但当狂热不再,来临的便是泡沫的快速破裂与已被封神的独角兽瞬间跌落神坛。若无资本的狂热催化,ofo难在3年时间内完成12轮融资后,出现经营危机,几十亿美金付之东流;若无资本的狂热催化,乐视无法七年融资729亿、投资1500亿,造出如梦幻一般的生态世界幻境后,便让参与其中的投资人共同为之“窒息”。若无资本的狂热催化,2018年进入资本寒冬期,中国新经济独角兽们,在一级市场没法再保持高估值延续融资后,便掀起1波大张旗鼓的流血海外上市潮,33家赴美、赴港上市,90%以上出现破发,乃至一半以上是在上市当天便破发。

创业与投资本不应该是非理性的决定,而正是由于近几年资本的狂热及众多1夜暴富的神话吸引了更多人与资金涌入这个市场。一方更多为快速实现融资,抬升估值,编写着“为梦想窒息”的企业成长故事,而另外一方更多是用尽想方设法只为拿到处于风口上独角兽的份额,丧失了独立理性的判断能力,以为深处局中,但不知局中有局。

当今,其实并不是资本寒冬,而是回归根源,“万物重返海洋”。作为万物的起源之地,海洋当中,特别深海当中,没有阳光,温度接近冰点,岩石海床上没有植物,与2019年股权市场环境极度类似。但在如此拙劣的环境当中,确仍有众多久长存在、古老并罕见的生物。其中,最主要的缘由便是这些生物早已适应了如此卑劣的外部环境及剧烈的内部竞争环境,它们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不断的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坚守着自己的生存之道,虽没法短时间内实现快速的进化,但每一步的成长都更为扎实。重返海洋当中,只有认清海洋中的生存之道—“海洋规则”、不再浮躁、保持理性才可以长期生存并发展于其中。

二、资本市场的“海洋规则”

资本市场“海洋规则”:在创业与投资回归根源后(重返海洋),所面临的环境及制度下的生存发展规则为“海洋规则”。

“海洋规则”1:外部环境恶劣,剧烈竞争,真实价值为王

资本市场大环境的变化,只能左右处于伪浪潮中的企业,而没法左右具有真实价值的企业。2019年,创业与投资回归根源后,大浪潮不再出现,小浪潮确一波一波的卷起,但这一波波卷起,又快速褪去的小浪潮中,更多的则是不具有为市场带来真实价值的伪浪潮。创业与投资都要重新审视真实价值来源于何方。

对企业而言,真实价值便来源于:

(1)你为市场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是不是是刚需;

(2)你的客户是不是认可你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如果ToB,是不是有人使用,是否有大型机构与你合作,如果ToC,你的客户如何反馈,基于反馈你是否是可以做出快速的改进;

(3)你是不是能够组建起本身的长时间竞争壁垒,在残酷的竞争中打赢这场战役;

(4)你是不是能够提早做好计划,认清企业发展的“结局”,找到属于本身长时间的“正向飞轮”,并不受市场伪浪潮的诱惑影响等。

只有回归本源,延续的创造真实价值,才可以认清企业本身的发展之道,处于变幻莫测的环境当中而澹然自若。

对投资机构而言,伪浪潮不可追,捷径中只有虚幻,没有价值。市场回归本源后,其实不仅仅是企业少了很多“试错”的资金,投资机构一样失去了更多的“试错”资金,“砸钱”也已未必能够击穿某一个细分领域。只有深度的行业研究,认真的判断企业价值,坚定的进行价值投资,才可处于不败之地。

资本市场海洋规则2:注册制时代,公平竞争,长时间价值创造为王

宏观制度环境上,科创板开启了注册制时期,可谓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近3十年的大变局。同时,A股其他板块也快速推动着注册制改革,两到三年内中国资本市场或将迎来全面的注册制时期。但是,注册制并不是仅是简单的上市制度的改变,它更是1二级市场企业长时间真实价值的“试金石”。

首先,注册制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将企业上市选择权交还给市场,未来,只有投资者认可其价值,具有实现市场化市值能力的企业才能够实现IPO。其次,注册制必将会打消掉1二级市场企业上市初期的估值价差,乃至会产生倒挂,Pre-IPO投资时期完全褪去,长时间价值投资时代来临。最后,注册制放开了“入口”的同时,也完善了“出口”,任何成熟资本市场体系中,注册制都会与严格的退市制度相匹配,纳斯达克市场每一年有上百家企业退市,75%的企业会在上市后3年退市。目前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同时,也正在实行A股史上最严格的退市制度。在注册制时期,一切都将回归真实价值。

对企业而言,未来需要具有长期价值延续创造能力。如果是科技类企业,你是不是是是真正的“硬科技”,你的科研产品是否能够实现商业化落地、被市场所接受,你是不是具有延续的科技研发能力等;如果是消费类企业,你是否是能在衣、食、住、行上提升人们使用产品或服务的长时间真实满意度,是否是能够提升产品生产及使用的效率等。未来,唯一具有长时间价值创造能力的企业,才可以在资本市场中可持续的良性发展。

对股权投资机构而言,需要站在更长远的周期上看企业的真实价值所在,1二级市场的估值边界将不复存在,企业上市不再会是投资的终点,上市也其实不意味着可以实现退出。只有用更长远的眼光去看待企业价值,做到long-term investment,才可以赚取“时间的复利”。

在创业与投资“重返海洋”后,面临资本市场的“海洋规则”,核心应对之策便是回归价值本身。重返海洋当中其实不可怕,而是我们能否认清“海洋规则”,学会适应,才可以具有更长远的发展之道。

(作者是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 )

Q=《华夏理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