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家里为什么会这样啊

发布时间:2020-05-22 10:55:16 编辑:笔名
摘要:唉,家里为什么会这样啊?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就成了这般光景?按说,自己不也该向同村里和自己一块玩的秀芹谁的一样,挑个如意郎君,先订个两三年,然后再风风光光地办个喜事,给娶过去。也过个体面日子!可为什么到自己的时候就成这个样子拉呢? “彭”的一声,里屋的门关上了,将走过来的妇人隔在了门外。香芹娘停下脚步,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不是逼闺女么?

院子里,香芹爹还正和王庄来的人及本村的媒婆玉顺奶奶在交谈着。院中的石桌上还晾着开水,一个用秸杆编成的小筐中还盛着些许自家自留地里中的花生。儿子保生并不在家,他下地里干活还没回来。但这并不影响话题的继续,即使话题的中心是围绕着给保生做媒而进行的!

香芹爹猛抽了最后一口烟屁股,这才恋恋不舍的把这种一盒两元名叫桂花的烟头丢掉,并同时吐纳了那口混浊的白雾。烟雾在空气中游荡的时候,顺便在玉顺奶奶的鼻间逛过。玉顺奶奶不由自主的将这混杂的空气吸进了鼻际。空气在经过鼻际时与玉顺奶奶的呼吸系统发生了摩擦,于是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王庄的来人忙是闪身给那条从玉顺奶奶嘴中喷出的东西让了个位置,这才使自己免遭面部被喷中之忧。鼻涕方落回地上,便被寻食的老母鸡所啄!
玉顺奶奶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绢擦了擦嘴,在确定已经消灭嘴上的唾液残留后,这才有机会来抱怨香芹爹这个罪魁祸首:“你就不能少抽点烟啊?”
香芹爹嘿嘿地笑了,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他舔了舔嘴唇道:“都那么多年了,也戒不了了,一天就一包,也不敢多抽。倒是保生的事还望老嫂子你多多费心啊!”
“我到好说,就是怕香芹这孩子不乐意。不过俺们不也是没有法吗?”玉顺奶奶说到这,叹了一口气,这才接道:“唉,保生这孩子要不是黑点矮点的话,大兄弟你现在也该抱上孙子了吧?”

香芹爹点了点头,又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续上,他抽了一口,才道:“俺家保生命苦啊,活不少干,苦不少吃,却就是享不到福!都到这时候了还连个媳妇也讨不上。也都怨我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咱要是有钱,就是买也的给孩子弄个媳妇啊!”

“大兄弟,话也别那样说。现在不是有门了吗?人家王庄的和你这情况一样,只是你这一对兄妹,人家那一对姐弟,正好互换。他们也有这个意思。只要你点个头,再让香芹点个头,媳妇也就过门了。两家都皆大欢喜,你看多好!现在不就是等一句话的事啊?”
“俺过来时,人家说了,关键得让闺女乐意。去了就是给人家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不是三天两头回娘家。人家女儿来你们家也是好好和你保生过日子的。咱们庄稼人不就是图个和睦求个和和美美吗?你说是不?”王庄来的人抛下了根本。
“是,理是哪个理儿。香芹她娘正和她说哩,要不咱再等等。来别闲着。先喝水,嗑瓜子!”香芹爹忙不迭的从石桌上端下小筐招呼两个媒人。玉顺奶奶抓了把瓜子嗑了起来。王庄的来人则自己端碗喝起水来。
香芹爹抽着烟,心下犯起了嘀咕:“哎,不知闺女该咋想咧!”

堂屋门吱的一声开了。香芹娘走了出来,满面愁容!

“咋样了?”香芹爹迎了上去。余下的两人则望向香芹娘,静待结果。
香芹娘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孩子有点不乐意。咱们就先别逼孩子了!”香芹爹点了点头,只是又猛抽了一口烟。

老夫妻俩走了过来,香芹娘端起小筐客气了一番,这才歉意道:“让你们白跑了!”香芹爹也接口道:“要不这事先改天再说吧!闺女没心理准备,一下子也不好接受啊!”

玉顺奶奶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搁搁,不急,不急!”
另一个也道:“没事的,这事就得慢慢来。那我就先回去给他们透个信儿!”

两个媒人开始往外走,香芹娘忙挽留道:“这天也快晌午了,要不你们吃了饭再走吧!家里啥也现成,咱们蒸点大米吃!”
“不了不了,我还的赶回去呢。改天吧!”
“老嫂子,那你就在这吃吧!”
“家里做着饭呢!快忙把,保生也该回来了。这孩子干一上午了,也怪累的!对了,要不这事就先别给他说了。好好劝劝香芹,这闺女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嫁谁不是嫁呢?”
“哦,要不呆会再试试。那你们慢走啊!”

送走媒人,老两口相对叹了一口气,正要望里走,保生扛着锄头从地里归来了:“娘,刚才玉顺大娘上咱们家来了吗?我远远见她从咱家出去。那一个是谁?”
“噢,是来了,是跟你妹妹说婆家呢!”
“噢”保生随口支应了一声,然后在院子里放下了锄头。心里却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娶上媳妇呢?

“也是和你说媳妇呢!”老两口想了想,觉得根本就没必要瞒孩子:“是这样的,王庄有一家也和咱一样。只是那人上面有个姐姐。你玉顺大娘和那人的意思是让你娶人家的妹妹,人家娶你姐姐来个两换。于是你玉顺大娘就和那人来咱们家提提!”

“那香...”保生楞住了,牺牲妹妹的幸福来换取自己的幸福,值得吗?妹妹愿意吗?
“我和你妹妹正商量着呢!你也老大不小了。咱条件是差了点,可你也不能打一辈子的光棍啊!那到临老的时候谁来照顾你啊?”

“娘,香芹要是不同意,就算了。千万别逼她。再咋说,我也是哥咧。硬逼妹妹的事,不能做。我可告诉你们,就是逼成了,我,我也不会同意的!”

“我跟你娘都知道,我们只是跟她提提,没谁要逼她,儿子女儿还不是一样亲?”

里屋内,香芹坐在床沿上,思绪混乱不堪。要自己去嫁一个矮黑的丈夫,那可不干。毕竟是要相处一辈子的!可不这样,哥就娶不上媳妇。人家妹妹不也是和自己一样要受委屈吗?可再受委屈也不能这样窝囊把?

唉,家里为什么会这样啊?自己的终身大事怎么就成了这般光景?按说,自己不也该同村里和自己一块玩的女孩一样,挑个如意郎君,先订个两三年,然后再风风光光地办个喜事,给娶过去。也过个体面日子!可为什么到自己的时候就成这个样子呢?

香芹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她拉开了窗帘,让晌午的阳光照射进来。隔着窗户,她还看见爹娘正和玉顺大娘它们在说着什么,一定是说那事!

可那事又怪谁呢?
怪提起这个念头的两个媒人,怪把这事告诉自己的父母,还是怪条件差而找不上媳妇的哥哥?
可哥哥平时对自己也不错啊!自己又怎么能去怪他呢?他也不愿这样的吧?那怪谁,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了!

香芹揉了揉眼,她想哭,可终究没哭出声。她只是扭过了头,盯向摆在床头的照片,那里面哥哥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两个人笑的是那么开心。那是多么好的一段少年时光啊!可转眼,五年都过去了,也都长大成人了。可烦心事也就来了。唉,人为什么要长大呢?不长大是不是就没怎么多烦心事了?

香芹再抬头的时候,媒人已经走了,哥哥从地里回来了。正在放下锄头!爹娘正和哥哥说着什么,也是说那事吗?哥听了自己的反映会生气吗?哥在和爹娘说着什么呢?是让爹娘逼自己,还是不让爹娘逼自己呢?
还是出去看看把!

保生走进堂屋,找到个水瓢,然后从水缸中舀了半瓢水正喝着。却见妹妹走了出来,保生忙停止了牛饮。香芹看了哥一眼,低下了头,却突然发现自己竟在这一刻和哥没话说了!
香芹娘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她冲儿子说了句:“饭快好了,先去院子里凉快把,这会院子里有风儿!”

院子里,爷俩抽起了烟,吞吐着云雾,天上的太阳光在往下照射时被院子里的大槐树冠掩挡了大半。凉风刮过树冠使得投在地上的树冠阴影来回晃荡着。而他们家养的那只老母鸡此刻则正在鸡窝边闭目安神!

院子外面的街上,隔壁的小马正扛着锄头往家回;街西头的老麻正骑着自行车往东来;一辆农用机车上装着几根架梁,正是老刘家盖房用的横梁。另外还有临村边的大春家的狗正追逐一只临村的狗,似乎想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一出成年狗之间的肉搏战!

吃饭的时候,香芹突地告诉娘说;“你和俺玉顺大娘说吧,那事,俺同意了!”

香芹爹把正要往嘴里送的黄瓜放下,不由自主的问道:“你说啥,闺女你说啥?”

“俺同意!”香芹又重复了自己的意思

“嗳,中,中,我这就和你玉顺大娘说去!”香芹娘喜上眉梢!

保生楞楞地看着妹妹,口中还在支吾着:“可,可是......”

香芹仍在一字一字道:“到时候,要记得让俺嫂子孝敬咱们爹娘啊!”

保生揉了揉湿润的双眼,却也只喊出了两个字:“妹妹”

可是这一呼,又包含了多少说不出的感情在内呢?

香芹转过了头,“恩”了一声,可她的眼中分明有着晶莹的东西直欲落下。为了哥哥,为了这个家,应该值得吧?自己的幸福又算什么呢?可自己的幸福又真的什么也不算吗?
“我饱了!”香芹放下了碗,走回了里屋,她很想找个肩膀趴下,然后无声的哭一场.......

隔壁的猫在这经过时喵的叫了一声,被香芹爹用棍子给赶走了。香芹娘兴冲冲地出了门走向大伯子哥玉顺家,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保生他大娘去!

保生爹吃完饭,把碗一推,便坐到树下铺好的凉席上去了。他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脸上有着惬意的表情!

保生歉疚的看着妹妹的身影。他知道自己终究是对不起妹妹了。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反对,哪怕是只说一句反对的话“我不同意”那么妹妹便不用受委屈了,可那样一来,自己便也就没媳妇可娶了。而仅凭自己的条件那是娶不上媳妇的!为了媳妇也只能是愧对妹妹了!
“香芹,哥对不住你啊!”保生在心里说。

娶媳妇的喜悦开始在保生心里蔓延。哈哈,我要成家立业了!我终于要有老婆了!

接下来,两个媒人又来回跑了几趟,无非也就是行程的安排。双方都点头同意后,其他的便也就不是问题。村长他也是人,那么他也就不会没良心的不给通融。无非就是娶媳妇那天请他上上席而已。

三个月后。
王庄和保生家在同一天内举行了婚礼。那一天,家里来了很多的亲戚,异常的热闹!
王庄那边的新娘是香芹,这边的新郎则是保生。兄妹俩在一天内同娶同嫁!

花车载着香芹逐渐远去的时候,保生的新娘也正在到来!

婚宴上,看到新媳妇的香芹爹和香芹娘美的合不拢口。媳妇是个不错的姑娘,那小模样真是一个俊俏。正在给众人敬酒的保生也是满面红光。媒人玉顺奶奶也在这一天破例喝了几盅白酒。就连他们家的老母鸡也兴奋的在院里摆的酒桌下钻来钻去,并不时叫上一声。

太阳光依旧是那么毒辣,但再也挡不住底下那些大吃海喝的人们,晴朗的天空下只有那些喧闹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

敬完酒的保生揉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胳膊,他脸上依旧是开心的笑。因为这一天里他是新郎。但似乎也仅此而已!


共 4 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如今的农村竟然还有“换妻”的劣俗!“婚姻自主,追求幸福”成为一句空话。究其原因,还是贫穷和落后。小说有浓重的乡土气息,人物语言和形象也较鲜明,人物心理如能进一步开掘则会更具感染力。[编辑:猪不戒]
2 楼 文友: 2015-09-12 18: 8:52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邯郸男科专科医院
脉络舒通可以长期使用吗
宝宝吃什么降火最快
南昌好的白癜风医院
苏州白斑疯医院
孝感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巢湖白癜风治疗费用
石家庄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