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重生之再复仇

发布时间:2019-06-25 17:01:32 编辑:笔名

顾香冷坐在书房里正在发呆,手里捏了支毛笔,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眼前的宣纸;闭月等四个大丫环一溜儿排开站着,面面相觑。娘亲对爱琴海制衣坊里的成衣十分满意,所以就把她在及笄礼上所要穿的所有服饰的设计任务,都交给了她。按说,这样的事情对顾香冷来说没有太大的难度;既然能为京城中那些眼高于顶的贵人们设计出合心意的衣服,那对于自己来说,当然也能设计出称心的衣服。可是,娘亲不光给了任务,还给了明晃晃的指令;这指令的要求自然是高得吓人,归纳总结到底就是一定要做到“惊艳”两字。顾香冷一接到这个指令,就有点无可奈何的感觉。她知道,在娘亲的心里,一直觉得自己的女儿是天底下美丽的女儿,能够当得起所有人的赞美之词;当然,这也是天底下大部分娘亲的心愿,自己眼睛里看到的自己的孩子,那是属于十全十美的。否则也就不会有“瘌痢头儿子是自家的好”这句坊间俗语,会一代一代地流传下去了。在宋二小姐的茶会上,自己是精心设计了一套衣裙;当时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即将开张的制衣坊去打牌子的,可根本就不是要去和其他的小姐进行较量。当时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从其他小姐那艳羡的眼神里自己就能够感受到这衣服所取得的效果;可是同时,也把自己的娘亲给惊艳到了,以至于印象深刻到这次给自己提出了如此高端的要求。而且皇后还送了自己一套珊瑚饰品,娘亲又是特意关照过一定要在及笄那天佩戴的;这也就说明,自己设计的衣裙一定要能够和这个珊瑚的色调相匹配,这就让自己在衣料颜色的挑选上受到了局限。这样一想便觉得有些儿郁闷,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什么衣裙的款式来;自己也真是憋屈的,要穿个衣服还要自己设计,哪像现代时只要飞个秀场弄个高定便把正规场合的所需要的衣服都给搞定了。不过顾香冷也只敢在心底偷偷地吐槽一下,她可不敢直接将埋怨给说出口去;非但不敢埋怨,而且还必须按照娘亲的要求去做。及笄在古代是大事,除了家族中人要参加外,还会广宴朋友;像顾府的话,更是会邀请皇后一起参加。如此的大老板都会亲自到场,那就说明这个仪式的规格不能太低;否则的话,就会有失礼的嫌疑。好吧,顾香冷无奈地安慰自己说;或许外出散散心的话,倒是能想出些灵感来的。想到这儿便吩咐闭月去一趟寇国公府,看看寇俪婕小姐是否有空,若有空的话便可两人一起相约外出。闭月依言去了,若寇小姐得空的话,赶明儿一起去外面散心,想想就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一天的光阴很容易就过去了,当太阳快逼近地平线的时候,考生之间完成的差距便也就拉得更大了。这已经考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任谁都是耗费了很多的脑力;即便如顾浩弢这样的人,都略略显出了一些疲惫。不过交卷要到初十的黄昏时分,局里此时也还有一天的时间;因此一些答题快的考生,便简单洗漱了一下睡了。只有保持了充足的精力,明天才能继续清醒地答题。可是还有一些只答了一题、两题的却还是继续在苦苦煎熬;虽然知道这次的考试肯定是极不理想了,可毕竟是心中的希望也是全家的期盼,能多答出一些总是好一些的。闭月也从冷月轩里出来了,掌柜的亲自送到了门口;已是傍晚,应该是要回去了。方才她按照小姐的吩咐去了寇国公府见到了寇小姐,等她说完来意,寇小姐一口便应下了。说是明儿一早就和自家小姐碰面,然后一起去郊外赏红枫。从寇国公府出来,闭月就去了冷月轩。这是顾府名下的制衣坊,京城中的达官贵人一贯以穿这儿的成衣为荣;顾香冷前世被沉塘的时候,季明毅和欧阳盼兮穿的就是冷月轩的成衣。不过近来被那个新冒出来的爱琴海抢去了不少的生意;所以看着虽然人来人往还是很多,但毕竟没有以前那样热闹了。闭月按照小姐的吩咐,仔细地挑选了几身衣裙,又细细地去选了一些首饰;这才让掌柜一起包好了,然后掌柜亲自把她送到了店门口。闭月此时是代大小姐来办事,掌柜的便以大小姐的身份待之。闭月快登上马车之前,又折转身:“掌柜,大小姐如果觉得这衣裙需要修改,到时闭月再拿过来。”掌柜赶紧应下:“闭月姑娘尽管放心。大小姐如有什么吩咐的话,差个下人过来就行,不用再劳烦姑娘亲自跑一趟了。”闭月笑笑:“这是大小姐选了在及笄礼上用的,自然是马虎不得的。”说完,便登上马车离开了,掌柜便也回转身到了店里。这时,从隔壁店铺的拐角阴影处慢慢地走出了一个人。虽然已经是走得极慢了,可还是能发现她的脚是一瘸一拐的;再仔细一看,不是欧阳盼兮又是哪一个呢。她刚才正路过这儿,突然觉得前面的马车十分眼熟;再仔细一看,果然是顾府的马车。这心里,便是猛地一惊。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吃惊;可是她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当时确实是吃了一惊的。是怕她?为何要怕?顾香冷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自己却是平民家中的儿媳妇;自己和她相比,便如同草鸡和凤凰的区别,便如同泥浆和云霄的区别,便如同光脚和穿鞋的区别。俗话都说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那自己又有什么要害怕的地方呢?可是,既然不怕,为何要吃惊?欧阳盼兮一边隐在暗处一边想了好久,思前想后,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答案;该是自己想亲眼看看,这个女人如今活得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是快活恣意,还是愁眉苦脸?其实不用细想,便也会知道顾香冷的日子会很是轻松悠闲;便如同以往那般,不用自己奋斗努力,便能过上人上人的日子。再想想自己现在的日子,才过门多长时间哪,整个就如同那贱的市井妇人过的日子一般;既没有显赫的夫家,又没有可依靠的娘家。就如同这冷月轩里的衣服首饰,自己当初也曾穿戴过;如今于己,却是一副可望而不可及的样子了。为可恨的是,连含贝这个小贱人都是趁机踩了自己一脚,趁着自己没提防就爬上了季哥哥的床;而自己的季哥哥对着自己是一幅冷冷淡淡的样子,对着她倒是呵护有加的样子。两个人在一起倒是亲亲热热的,含贝还经常挑衅地针对自己;而每当这种时候,季哥哥却又总是帮着她的,真是想到这一点就堵得慌。自己这时才想到了束素的好;人虽然木讷,却没有那么多的歪脑筋。可惜的是已经被自己给卖了;为了让自己手里多两个私房钱,当初毫不犹豫地便通过牙婆子将她给卖了。自己从看到马车开始便一直躲在了暗处,原以为能够看到顾香冷从冷月轩里出来;可事实上却只有一个闭月,压根就没有看到顾香冷。欧阳盼兮不免有些失望,可转念一想连闭月都能乘着马车出入,那顾香冷肯定还是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这一想,便又有了很大的愤恨。哪像自己,现在都是步行上街的;在娘家时再不济还有可以乘车的时候,嫁入季府后却是连一次马车都没有坐过。因为整个季府对自己的不待见,包括公婆和季哥哥;特别是三皇子逃出京城后,公婆整天都处在一种惶恐的境地中,对自己的态度也就更不好了。所以,她便是连坐马车的资格都被剥夺了。她一直觉得是顾香冷才把自己害到了如此的境地的;如果那天晚上顾香冷能够中计的话,自己和季哥哥又怎么可能落到如此境地呢?所以,顾香冷才是引起一切不好的罪魁祸首!不过刚才听到闭月在说,顾香冷似乎要及笄了;再仔细想想,顾香冷比自己小半年左右,那日子也好像是

包头白癜风医院哪好
揭阳好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泰安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