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大宝再见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2:14 编辑:笔名

打开空间,赫然发现好多人转发了同一首古风歌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闲暇之余,禀着好奇之心,随意欣赏一番,然后入歌单收藏。

暑假实在太舒坦,恣意过头,胃疼,贫血什么的一同涌了上来。昏昏沉沉之际,假期开始变得冗长又无趣。

果真是应了那句“枯藤老树昏鸦,晚饭有鱼有虾,空调WiFi西瓜,夕阳西下,爹赚钱,我败家。”

真奇怪,在学校一心想着放假,回到家后,却又格外的眷念校园生活。

真是人的犯贱心理又在作祟了。

每天的作息重复单调,就像循环着只听一首歌,总有腻的那刻。

时间=粪土=时刻瘫着,手机上网玩游戏,分秒必争=END减肥成功=堆积满身的小毛病=老来活受罪。

怪我喽?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然而,回想起政治老师满脸认真,说,终日无所事事,不思进取整天就知道吃的人,极有可能患上海什么默症。嗯,也就是老年痴呆。

于是我痛改前非,决定要有所事事有思进取,并且还要发奋学习!

只是思来想去,与人斗智斗勇的同时又能联络感情,貌似只有找前男友聊天,才符合这种要求吧。

这个想法固然不错,但是与我而言,呵,不如跳舞。

实践的话,没有勇气,不去实践,啧,对自己深深的鄙视。

正纠结着,食指一颤,笑了,“信息已送达”。

于是淡定的吃了块瓜,喝口水。播放音乐,,上个厕所压压惊。

我深知他的习惯,也知,他不会回复。

然而下一秒,手机屏幕闪现的内容,简直闪瞎了我钛合金狗眼。我默默地按下马桶后的按钮,希望能够连带着我的诧异也一起冲走。

可,大宝,到底,你还是变了。

“在?”

“嗯。”

“……”

“……”

“有认真学习么?”

“嗯,”

——“没有。”

我:“……”

“堕落了。”

“那你要不要来我们皇家大实验中学?比你们学校轻松太多。”

“不想去。”

“好吧好吧,那你好好学习。”

“嗯。”

“先不聊了,有事。”

“嗯。”

……

真矫情,怎么突然想哭?

三年前,我问他,兄弟和对象,你选谁?

郭大宝说,兄弟。

三年前,他问我,闺蜜和对象你选谁?

王如花说,闺蜜。

后来,他的兄弟我的闺蜜,一致骂我们,见色忘义。

我们,笑笑不说话。

是不是,曾经说好的正直,和实际行为却截然相反?

是不是,等到遇上一个人,遇上一个,让你心甘情愿,放弃系统默认原则的那人,你的一切,都会为了靠近他/她而改变?

朋友吐槽她男友,剪了小平头,太丑不忍直视。

我想了想,点头说,这的确是个问题,能够有力的检验,是真爱否。

有一段时间,郭大宝的新发型“冲天炮”也曾丑到爆,而如花,那时已成功跻身为看脸协会的首席长老。

这真真是一种折磨。

在我严厉批评过后,他偷偷摸摸,扭扭捏捏的,上交情书一封。

色彩缤纷的一纸情书,只有一句话:

“有人问我在不在意你之前‘丰富’的感情经历,废话,我当然在意。但是,没关系。因为我更想要的,更在乎的,是你的未来,从来都不是过去。”

我低头闷笑。

大宝,其实,我说错了,你的新发型,一点也不丑。

所以,请你严肃的告诉我。

这句话你是从哪偷的?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文笔?!

(嗯,不过,我喜欢你,因此,也谢谢你,以及你的小情绪。)

因为喜欢,所以在意,所以了解。就像在漆黑夜晚,没有带眼镜的如花,依旧能从人群中辨认出,她稀罕的大宝一样。

开学进入倒计时。

暑假作业……是什么来着?

待我傻傻的去询问一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啥?还有暑假作业?!我咋不知道?”

“……呵呵。”

算了,老兄,你还是洗洗睡吧。晚安。

关上灯。恍然忆起了以前的模拟考试。

那次,大宝的兄弟还曾向我泄露过天机。

期间休息,大兄弟一脸诡异的笑容,凑到我跟前儿来:“诶!如花,想不想知道,当年宝哥是怎么跟我说你的?”

我抬眼望天,不屑,却又轻轻地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大兄弟了然一笑,一双吊着的狐狸眼睛弯了弯。

“当时,我跟宝哥是同桌,他指着你后面的姑娘问我,那个女生漂亮不?我就随口应他,一般般吧。”

大兄弟挑着眉,猥琐的笑笑:“谁想的到,他竟然又指着你问我咋样,我跟他说,嗯,不错。”

“你猜他后来说了什么?”大兄弟突然坐正了身子。

我朝他翻了个大白眼,十分认真地告诉他,一般情况,话只说一半的人通常都不得好死。

他哆嗦几下,瞪着我假装深情叹息:“嗯……她长得的确很漂亮,看起来,应该特别适合做我小对象。”

我……

简直赤裸裸的心机BOY!

大兄弟笑的暧昧却刺眼。

扯痛思绪,竟一时无言。该要我怎么说?又能怎么说?

年少的喜欢,表面脆弱,内里却出乎意料的坚强。那时,亦不知晓,未来,我会选择左手的脆弱,还是右手的坚强。

夜已深,人已静。

路灯全开。

窗外淡青泛紫的光线略微昏暗,闭上双眼,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你的笑脸——

你微微颔首,眉眼温润,眼底却充斥了满满忧伤的笑脸。

轰然顿悟。

历尽三年,我终于明了。

年少的感情,至纯至真,无邪干净。被人拼命保护,却终究尘归尘,土归土。离席间独然茶凉,狼狈,且不堪。

……

果真,浮生如梦。

过去只是过去,回忆已成回忆。

经年过后,轻舟已过万重山,容颜迟暮,浮屠尽散,却是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而我想你的习惯,拿的起,却没放下。

思君朝与暮,但惜少年时。

只是,人散,情意殇。

惟愿你确安好,与我便是晴天。

勇敢也好,懦弱也罢。

流了泪,伤了心,你不必知晓。

单着吧,还是贵族呢,一个人多好。

意识模糊,耳畔响起熟悉的旋律,我却不禁聚集了心神,仔细听。

“所幸经年漂泊红尘中,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怎惧你以薄情为刃添一道裂缝,又不会痛。”

却,要求一个善终,没他,便不成。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就像躺在桥索之上,做了一场梦。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无影亦无踪。”

终归,落得遗憾与婆娑。

再见。

从此以后,颠沛流年,安稳岁月,再不敢随意打扰。

男性中医前列腺炎治疗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看局灶性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上一篇:念她乡思故

下一篇:刘老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