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江南传奇花魂诀夜魅绝灵苒箬风华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30:26 编辑:笔名

楔子:  那个孤傲清绝的男子,总是临于沧海之滨,灼灼望我,折手焚化曼珠沙华:“百主花魂,终归囚灵……”  我依旧笑得淡然,目光落在那片绮罗幽鸢上:“为何过了千年又千年,幽鸢始终花开不败?”  “这三千年来,你究竟在等什么?”  “这三千年来,我在等一场无期的守候……”  “不管你信与不信,那个承诺永远不会兑现,它不会是你期望的归属。”  ……    1.  赤炎烈火蔓延万里,我几乎耗尽一丝灵力,穿过层层赤炎寻到那绝迹之物。忽而,从远方传来一个古老且沧桑的声音,慑人心魄到颤栗:“冥幽城界,魂藏魅箬;囚灵之渊,永世焚化……”  睁开双眸,熟悉的百花香中带着清凉孤绝之气。我心下微涩,不及偏头额上便覆上一只冰凉的手:“如此这般,你是不要命了么?”  隐忍的怒气带着灵力注入,我不答反问:“与你相识五千年,也从未见你这般动怒过?”  “我是不屑动怒。”  蓦地,我才想起被遗失的东西,一把推开眼前之人慌忙起身。  “它在我这里。”  抬眼,便看到夜苒手中的火光。我勾唇笑了笑:“火灵冥花,这世间一粒花种。”  夜苒眸光冰冷,睥睨花种:“你若再这般不顾一切,我便立即毁了它。”  “不要……”我失声惊呼,生怕他真会下手。夜苒从来不会骗我,说到便做到。  我垂下眼帘,咬唇唤道:“夜苒……”  他将花种放置在锦云中,取出冰魄珠让我服下:“你与我打赌之事,可还作数?”  我愣住,眼眶微涩,夜苒冷了声音道:“你输了。”  情有几分,心殇几何?尽管如此,依旧还是怀揣着一丝希冀……  “夜苒,若非是你,我早已葬身于鬼火之泽,谢谢你。”  夜苒凉眸泛起波澜,随即冷哼:“当真想感谢我,便好好记着你的命是我夜苒所救。三千年的魅箬,已经葬身在鬼火之泽。”  他伸出手,眸光流转:“随我一起回到沧海之滨,那里才是属于你的地方。”  我看向那触手可及的距离,却不敢伸手握住:“再给我一些时间,我想看看绮罗幽鸢是否会败……”  夜苒脸寒如冰,半晌吐出一句话:“阿箬,你真让我心寒失望……”    2.  胸口又在剧烈疼痛,仿若重回鬼火之泽。我蜷起身子欲抵制那焚火之苦。下一秒入口冰凉抚平我的痛苦。缓缓舒了眉,我下意识唤道:“夜苒……”  许久无声,昕风手持锦盒,见我醒来便调侃道:“连病容都如此动人,不愧为百花之主。”  我的目光落在他手上:“夜苒可曾来过,方才那人是他对么?”  从鬼火之泽回来后,每晚子夜时分我体内便如焚火烧身,需用冰魄珠压制。而这些时日,夜苒总是准时准点为我缓解疼痛,恍惚中似听到他无奈般惆怅叹息……  “不是,守在这里的一直都是我。”  “魅箬,你忘了么?夜苒早已回了沧海之滨,这冰魄珠是他临走时交于我的。”昕风一副“你是病傻了”的表情看我,无奈又无言。  我木讷点头:“是啊!我怎么忘了?我未曾答应随夜苒回去那日,他便走了,走得那般决然。想必我真的让他心寒失望了……”  昕风正了色,低沉嗓音道:“你不仅让夜苒心寒失望,也让我们所有爱着你的人都心寒失望。”  我垂首失了言。  “你可知,夜苒在鬼火之泽救你出来时,他那愤怒惶恐的模样有多可怕?当你心脉俱焚,无力回天之时,他不惜逆天而行,用尽半生修为只为换你一命……”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夜苒对我可谓倾尽所有。自五千年前我为百花仙主时,他长身玉立,临于沧海之滨,清冷的面容粲然一笑:“阿箬,可愿随我天地逍遥,六界遨游,上穷碧落下黄泉?”  “昕风,夜苒……如今可好?”  “还好!”  昕风看我一眼,别过头道:“他在沧海之滨下了禁令,此后不愿再见你。”  我扯唇笑笑:“这样……也好。”  夜苒,魅箬欠着你的,可否来世再还?    3.  绵延的绮罗幽鸢,花开灼灼,冥城界便在这怡然的幽鸢中再次落入我眼,我手持冥界令一路畅通无阻。  待到冥璃殿时,那榻上之人似比我更加孱弱。我心一紧,提裙款款上前。明知不可痛而痛之,且甘之如饴,便是我这般心境了吧!  百花芬芳弥漫,冥幽寒费力探身,寒星双眸深深看向我:“魅,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我点点头,取出花种:“不负所托,我为你寻到了这世间一粒火灵冥花种。”  冥幽寒起身,一把拥着我,声音欣喜中透着不可置疑的疼惜:“魅,我差一点便失去了你……”  我一愣,并没有抬手回抱他。在我九死一生时,曾真切听到夜苒惶恐的呼喊:“阿箬,坚持住,夜苒不能失去你……”  我双眸失彩,直直看向冥幽寒:“那日我身陷鬼火之泽,生死不明,你在哪里?”  冥幽寒捂胸轻咳:“那日我随你其后一同去了鬼火之泽,可奈何我冥族天生俱火,进去不过一个时辰,便心力枯竭。但念着你一人前去,也决意拼死跟随。怎料在过道处被结界所伤,族人就将我救回。为以防我再去鬼火之泽,一直将我禁关在此……”  他指尖触及我脸颊:“魅,对不起。未能护你周全,我该死……”  原来,他也曾不顾生死与我前去。原来,他也心心念念与我痛之所痛。原来,他也始终待我此情不变……  罢了!冥幽寒从来都是我放在我心上的男子,这三千年来从未变过。  “我替你疗伤。”  “如今有了火灵冥花,冥族便有救了。”  冥幽寒心疼打断我为他疗伤的手:“火灵冥花是我冥族圣物,却需要你百花之灵倾力灌溉,方可开花。你不可任性胡闹,保重自己当为首要。”  我冷了脸,问道:“你到底在乎的是我还是冥族圣物?”  冥幽寒一怔,随即轻笑道:“傻丫头,我冥幽寒当然在乎的只是魅。你若死了,我也活不了。”  所有的愤怨不甘,因着这句话,皆化为乌有。这次的不顾一切,也终是有所得……  只是我未曾料想,冥幽寒的心装了太多东西,让我再也看不透,他似乎离我越来越遥远了……    4.  再次服下一颗冰魄珠,昕风握紧的双拳将他的戾气显露无遗。  待我调息完毕,他红着双目看我:“我对不起夜苒,若非我私自带你离开沧海之滨,你也不至为冥幽寒一错再错……”  他一拳而下,顷刻风烟狼狈。我怔怔开口:“你没有错,夜苒也明了,或许我迟早是要应了那句诅咒。”  昕风不可置信,我却笑得释然:“既是无能为力,那便顺其自然吧!”  ……  细数千年之忆,那沧海之滨奇花异草无数,夜苒便是我通灵后识得的人。  “你是何人?竟能看透我?”  蔚蓝海面衬出他冷俊的面容:“沧海,夜苒。”  千年后,我修成正果,赐为百花仙主。沧海百花尽数归我管辖,夜苒千年冷面终于有了动容:“阿箬,沧海之滨永远是你的家。”  昕风闯入我的夕雾殿时,我正将绮罗幽鸢的花粉纳入净瓶之中。素来我极度反感他那恣意妄为的性子,便顺手捏了一个诀。  “我说你这花主做得挺闲,我无事前来探望,你就是这般以礼相待?”他不动声色破了我的法,连笑都显得虚假。  我视若无睹,悠悠开口:“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反倒弄得沧海波澜惊天。到底还是面子薄,不愿承认是被夜苒封了家,回不得才投奔我夕雾殿的吧!”  昕风面色红白交替,看得我煞是解气。  “谁说的?只是没想到那家伙竟真的封了海,你说有他这样做兄弟的么?”  我连连偷笑,却依旧不依不饶:“夜苒做得对,你就是千万年来,没用的一条龙。”  昕风当下被我气得跳脚,转眼见我手中净瓶,便邪邪笑道:“魅箬,听闻这绮罗幽鸢酿出来的酒,可谓是上等仙品哪,你可否为我……”  “休想!”  我面无表情将净瓶隐于袖中:“绮罗幽鸢岂是你说想便能采的?”  “有何不可?”  我偏头甩袖:“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5.  沧海蔚蓝,百花争妍;如幻如雾,如真如梦。  蓦地,一声龙吟惊醒正在午睡的我。自夜苒封海,昕风有家回不得后,便日夜赖在我的夕雾殿死求绮罗幽鸢。  昕风凄厉之声由外入内:“魅箬,你下此狠手,是想直取我之命么?”  我从百花藤上起身,闲闲伸了个懒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何必!”  昕风硬闯我设下的结界,化为原形,一双龙眼死死瞪着我:“还说风凉话,赶紧给我撤开这结界。”  我点头,收了法:“如今可还偷念我那绮罗幽鸢?”  “哼!”  “你和夜苒皆是一路货色,没一个好东西。”  我不及展笑,当下便心念一动,正了色。昕风忙探问:“魅箬,怎么了?”  “有人破了我的阵法,正往夕雾殿而来。”  昕风沉吟片刻,道:“此人能轻易破你阵法,看来不容小觑啊!”  “敢问百花仙主何在?”  一个醇厚有磁的声音令我和昕风同时回首,远处一黑衣男子临空而立,墨发飞扬。  我飞身而出,手持百花令:“找本仙主所为何事?”  他抬眸而望,我一怔,顷刻失了神。那一双寒星双眸深如幽潭,似有魔力一般。若说夜苒的俊逸是孤空傲绝的皓月,那这男子便是郎朗青天的灿日……  “我乃冥族王冥幽寒,此番前来,特求仙主赐我一物。”  临海百花中,我看着那黑衣男子却愣愣笑言:“当白衣倾世,必华容如日。”  冥幽寒微滞,只得轻声唤道:“仙主?”  昕风赶来便见我盯着眼前之人发呆,贴近我耳畔吼道:“好你个魅箬,这青天白日的你魂丢去哪儿了?”  我惊得猛然回神,甩袖便向昕风打去:“叫那么大声做什么?我又不是聋子。”  “哼!看你那花痴样,我都快受不了了。”  随即将冥幽寒上下打量一番,毫不掩饰地嗤笑道:“就他这副皮囊也值得你看呆,比起我们夜苒可真是云泥之别,怎么不见你对夜苒如此上心?莫非你是整日百花看多了,竟连美丑都不分了?”  “给我闭嘴!”  看向冥幽寒:“方才你说所求何物?”  “火灵冥花,仙主可有此物?”  我暗暗变了脸色,逼问道:“此花在数万年前乃冥界之花,其自身具有一定的侵蚀性。花性属魔,是为不详之花。你特来寻求此花,要来何用?”  “实不相瞒,此花虽为不详之花,却是我冥族圣物,可护我冥城界数十万人之命。可前些日子,火灵冥花一夜枯萎,无论我如何施法都是徒劳……”  他紧紧盯着我,寒星双眸隐忍悲绝,我心莫名一痛:“所以你便前来这沧海之滨,找我寻求火灵冥花?”    6.  火灵冥花竟能成为圣物,护万千性命,我当真闻所未闻。而让人诧异的便是这冥族,世间除了冥界竟还有冥族?  月下沧海落了清辉,无边无际。一阵孤绝之气而过,我弯了眉眼:“许久不见,你的气息依旧如此薄凉。”  “夜魅苒箬,这专属气息,你记着便好!”  我迎着皓月凝视那清冷男子,绝尘不染,生生与这凡世一分为二。他的存在,素来是……  我与昕风并肩坐在百花藤上,看着那两人唇舌之战半晌。  “沧海之滨乃仙灵境地,怎会有魔性之物?你从从何而来便从何而去。”  夜苒皆是冷言冷语,不带半分情感。相比冥幽寒,我便心疼了……  “冥幽寒不想在贵地伤了和气,若此地真无火灵冥花,可否请沧海王告知我,在何处能将此物寻到?”  夜苒久久不语,我知他不屑再回答,作势要跳下花藤。他却半眯双眸看向我,透着些危险之意:“此事你无需插手,给我乖乖坐着。”  昕风将我按回身旁,笑着挪逾道:“夜苒可真是将你护得滴水不漏。”  我木讷眨着眼睛,不知所云……  夜苒的权威无人敢挑战,冥幽寒被逼退到沧海之外,遥遥不得前往。我看着他在夕雾殿留下的话:“这些时日,感谢魅箬费心为我找寻火灵冥花。可这世间除了沧海王,无人探知他的存在。我肩负王城族人之命,如今已是尽力,自问无愧。倘若他日冥族不复存在,还望魅箬不要忘记曾在沧海之滨,你赞过一个冥幽寒的男子‘当白衣倾世,必华容如日’……”  我的泪随着字迹的消散,点点汇聚,终悄然落下。  心,在这一刻真切的疼,不明所以……  情缘,不过只在一念之间。若是,便义无反顾,不怨不悔……  我做了一个让自己痛了千年的决定,只因一时情起,便一世情殇。  昕风终于在我的百般央求下妥协,带我离开沧海之滨:“夜苒入关前,嘱咐我务必看好你。如今我与你一同逃离,这算不算是背叛?”  昕风虽性子懒散,不思进取,却重情重义,不论之于我还是夜苒。而今我将他逼入这两难境地,又于心何忍:“昕风,你回去吧!待他出关,你便说是我不顾情义伤你而行。”  他摇摇头,拥着我道:“若是将你一人留在外,我回去岂还能活命?再则说我答应带你离开的那刻起,便选择随了你。我已经对不起夜苒,你还要狠心断了我这做护花使者的路么?” 共 74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癌不能做什么运动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云南省医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敢不敢1

下一篇:水泽观景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