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发布时间:2019-06-25 12:44:34 编辑:笔名

临近皇城,难民很多,有很多都是从北方逃过来,然后想进入这皇城躲避战火的。〝杂∞志∞虫〝可是,皇城封锁的严密,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即便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进城也需要盘查。他们这些衣衫褴褛的难民还想进入皇城,那干脆是想都别想。真的是很惨啊,从老人到小孩儿,沿途这山中能吃的,都被薅的片甲不留。山也早已没了美景,特别像一个斑秃患者,十分可怜。骑马而过,看着那些在官道两侧南下的难民,老弱妇孺居多。大部分脚上连鞋都没有,也所幸是这天气回暖了,若是还在冬天的话,他们怕是早就没命了。大杨跟在白牡嵘身后,他为了遮掩自己凶狠的面相,在头上扎了一条黑色的头巾,但基本上是没什么用。他的胡子太茂密了,那种天刮了,第二天又都冒出来的繁茂之势,雄性激素太过发达。“小姐,这么多难民,想要把他们带到大奉城去也不容易。人数太多,想要避开神府军的探子很难。”况且,这么多人,也未必会都跟着他们走。这些难民,虽是看着可怜,但有一些人真是十分难缠。明明自身情况已十分糟糕,但真要带他们走时,提的要求可一点都不少。每每见到这样的,大杨都忍不住想要把他们一个一个踹翻,倒是白牡嵘脾气挺好,居然能一直忍着没翻脸。“距离皇城太近了,不能在这儿带他们走,声势浩大,没到边关就会引起探子的注意。”白牡嵘摇头,现在不是时候。骑马沿着官道走,距离皇城已经不远了,多还有一天的路程。马儿踢踢踏踏,走的也不快,蓦地,白牡嵘勒住了马,后面的队伍也跟着一并停下了。缓缓地深吸口气,她扯着缰绳,让马儿调转方向,又顺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在马儿走了十几米时,她又勒住了缰绳,然后俯下身体,长发随之从颈侧落下来,和马儿的鬃毛搭在了一起,黑亮程度竟然被马儿的鬃毛比了下来。她看着在路边前行的那几个难民,穿的破破烂烂,一股子酸臭气。她盯着那躲在里侧跟着其他人走的一个少年,虽是蓬头垢面的,乍一看也看不出长相来。不过呢,这么仔细一瞧,能瞧得出他的五官是什么模样。“大杨,把他给我拎出来。”马上要走过自己眼前了,白牡嵘笑了一声,直起身体,一边扬声道。她行为古怪,大杨本还不知细节。闻言,他立即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然后拨开那几个难民,把那藏在里侧的少年拽了出来。“你们干什么?放开我。”那少年挣扎,但又挣扎不过,大杨拎着他犹如拎着个小鸡一样。在下巴上抹了一把,白牡嵘笑的玩味儿,翻身从马背上跃下,“我说八皇子,你扮成这个模样,是微服私访啊,还是体察民情啊。瞧你这脸,不过一年多没见,你这脸怎么成了月球表面了?坑坑洼洼的。”抬手捏住宇文笛的脸让他抬起头来,虽说蓬头垢面的,但这就是他,错不了。这小子长高了不少,但是瘦的像个猴儿,这一点来说和宇文玠挺像的,不愧是一脉相承的兄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八皇子。”宇文笛打她的手,要解救自己的脸,一边否认,但底气不足。“我是不会认错人的,你就是宇文笛。我真是不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混在难民的队伍里,还把自己捯饬成这样。你这小脸儿依我看是生病了啊,得治,不然就得从月球表面发展成宇宙大爆炸了。”小小年纪,这脸蛋儿真是寒碜,像大叔一样。明明应当生活的比平民百姓好得多,怎么成这德行了。“跟你说了我不是宇文笛,你认错人了。我是难民,从北方过来的,不信看我的脚,哪个身份高贵的皇子会有这样一双脚。”宇文笛接着否认,并且把自己的腿抬了起来,他还真没穿鞋。低头看下去,他的两只脚都被磨得无比粗糙,和旁边走过的那些难民没有多大的区别,看得出他光脚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否则短时间内不会变成这样。“你到底怎么弄的?和我说实话,我就带你离开这儿。放心,我不会将你如何的,再说你也没什么可利用之处。”这小孩儿,大概真的在皇城待不下去了,否则也不会冒险跑出来。宇文家的人,各个心狠手辣,容不下自家兄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宇文笛垂着头,“我就是觉得难民流离失所太可怜了,所以,想近距离的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过活的。”“呦,那我们八皇子还真是心系天下啊。这么关心普罗大众,那当今皇上就没给你点奖赏?我觉得不妥,此事必须得让皇上知道才行。这样吧,正好这皇城近在眼前了,我把你送回去吧。”这小子,不说实话。作势要拎着他走,宇文笛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那脏兮兮的手指头多处破皮,简直和小乞丐没什么区别。“不行,我还得去南方再查看查看呢,只看了北方不作数,我很忙的。”宇文笛撅着屁股,拒绝与白牡嵘走。“哎哎哎,把你的手拿开,太脏了。你不想回皇城,那就不回去,我不强迫你。但是呢,就你这样跟着难民走,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饿死了。跟我走,保你不死。”用手臂圈住他的颈项,白牡嵘如同勒着死狗似得把他拖走。宇文笛挣扎,但根本就挣扎不过,“我和你仅仅一面之缘,你用不着这么客气。我自己能行的,死不了,放开我,我谢你大恩大德。”“去你的吧,小小年纪嘴皮子倒是挺利索。我若不是看在你哥的面子上,你以为我搭理你?”圈着他往亲兵那儿带,马背上的亲兵手脚利索,弯身就把他给拎了上去。不顾宇文笛挣扎大叫,就把他按在了马背上。白牡嵘也上马,然后南下,不再往北走了。宇文笛这小子,自从被抓住了后,就一直说一些特别好听讨巧的话。说什么他没有脑子,根本无用,又没权没势,和废物无异。为了能脱身,他不惜用各种言辞来贬低自己,能屈能伸。白牡嵘一路听着,不由发笑,这小子可和他那几个兄弟不一样,他们可说不出这种失面子的话,宁折不屈。南下,但是路不如北上时那么好走了,神府军一直在调兵,各种调兵。虽是不懂他们这种操作,但的的确确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麻烦。派出了两个亲兵,混在了难民的队伍里,引导他们往大奉城的方向走。而白牡嵘和大杨这马队则避开那些军队,绕弯子的行路。路线逐渐偏西,没想到途中居然遇到了便衣而行的玄甲军。虽说他们没穿着那耀眼的玄甲,可是他们的特征还是很明显的,还有胯下的战马,只要多看几眼,就能察觉出他们的身份来。躲避开来,围着已荒废的村庄兜了个圈子,避开了他们,又回到路上,然后循着他们走过的路线,跟了上去。这依旧还是神府军的地盘,玄甲军潜入进来,是想里应外合么?玄甲军现在所控制的疆土可比之前扩大了将近一倍,利用精良的军备,把神府军打的可是十分狼狈。经过之处,满目皆是荒凉,而除却已经荒废的村庄外,这附近也没有城池。跟着走,,发现前队的痕迹消失在了通往山间的一条路上。这山也显得极为荒凉,并不是说树木不茂盛,只是好像没有活物在其中,静悄悄的。延伸入山的路径很宽,从路面上来看,经常有人有车马出入其中。白牡嵘还真是不知这是哪里,对于这一片她不了解。在山路的岔口停下来,白牡嵘派了两个亲兵进山去瞧瞧,这山里头是有近路,还是藏着什么。两个亲兵进了山,队伍在山中一片不太显眼的地方藏身。从马背上下来,观察着这片奇怪的山,还是不太清楚这是哪里。玄甲军冒险跑到这里来,为的又是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沿着刚刚的路往北走,就是石城。石城是大矿主顾家的发迹之地,虽说发了财之后顾家把家搬到了皇城,但是当年那顾老爷子很念旧,又回到石城买下了附近的一座山,在山中建了一座堪比皇室别院般的大庄园。”宇文笛忽然开口,虽是脸还脏兮兮,但是,他那双眼睛却是始终叽里咕噜的乱转,这小子脑瓜好使着呢。闻言,白牡嵘转身走过去,看着宇文笛那小样儿,她笑了一声,“你还真是你哥的弟弟,这小脑袋瓜没白长,居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宇文笛抬头看着她,“听说你和我六哥已经分开了,他把你给休了。可是自从遇见你,你就时不时的提起我六哥来。看样子,你对我六哥用情很深啊,只不过他不要你了,你却一直在死皮赖脸的想和他纠缠,我真是同情你啊。”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北京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酒泉治牛皮癣医院
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