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秋风又至【古韵】“毕业”

发布时间:2020-04-01 08:14:58 编辑:笔名
在宿舍楼下和Z碰见,是始料未及的。那时我和朋友刚从教室回来,在狭窄的楼道里,想装作没看见又不可能,我略微觉得尴尬,然而很快让镇定下来。朋友和她也是认识的,两个人打了招呼,我正犹豫,觉察到她看我一眼,我望过去,果然如此,但最后也打招呼。
细数下来,我和Z的情谊还没达到朋友的份上,顶多算是同学兼舍友。严格来说我是比较内向的人,不太容易和陌生人迅速熟络,加上的活动不同,一年下来我们连一起吃饭的次数也能用手指头掰着算出来,所以我们情谊也就如此。至于发展成现在这般形同陌路,源于上学期有段时间,发生一些事情后我就不大爱搭理她,从她那里受到的委屈一下子让我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恰巧同寝室的另外两个女生跟我说了她们受到的相同的委屈,三个人一拍即合,一不小心酿成一通宿舍的闹剧,最后便不欢而散。
因而这次偶遇中彼此的冷漠,也没让我多伤心,反倒让我想起其他的一些事情,想到感情竟然柔弱到如此地步,不免黯然神伤。
念高中那会儿,身边的同学都忙于学习,班里有几对感情好到让人羡慕的闺蜜,她们形影不离,学习一块,逛街一块,连课间上个厕所也会手拉手一起去。和我同住一个宿舍的文和欣就是一对。那时我看着她们嬉笑打闹,常常感叹,两个原本陌生的人,要有多少缘分才能变成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那么今生的无话不谈大概是前世的成千上万次回眸换来的罢。
欣和我住过一个学期,是个成绩好、细心又敏感的女孩子,而那时文住我隔壁,成绩一般般,是个假小子,就这么两个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高一那会儿学习压力还没有那么大,中午你吃完饭回宿舍,过不了多久你就能听见一阵嘻嘻哈哈的完全不受约束的笑声从楼下传来,然后声音经过楼梯慢慢向宿舍靠近,这时你就能看见两个女生头发一长一短在门口闹得不像样子,嘴里说着不知道是哪国的方言,仔细一听,勉强辨认出时式英语。
从此Six Gods就成为我们对六神花露水的爱称。整个高一她们都打着好好练英语将来考口语的旗号在胡乱说着英语,美其名曰 平时多磨刀,临阵才不用抱佛脚 ;乱七八糟的,但她们不亦乐乎。
高二的压力大了一倍,头埋得酸痛时抬头,个个都在看书刷题,不知是我对文她们俩的关注少了还是怎么,竟觉得她们的笑声打闹都少了,但转念一想,便真是如此,也未可知。
高二我们从分教部搬回本部,学生宿舍也重新分配了,这时假小子成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而欣则住在隔壁。晚上睡觉的时候,文经常不在我们宿舍,或者欣经常不在她宿舍。我记得有段时间,九点多十点的样子,我们都在自己床上写各自的作业看各自的书,这时候欣就趿拉着拖鞋走进我们宿舍,有时候和我们说笑两句,有时候话也没和我们说话就径直爬上了假小子的床,说今晚不回去了要在这里睡。
而她们的分道扬镳是在高三以后。高三的压力变得前所未有地大,草木皆兵的情况下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情绪的 动,现在看来倒很像神经质。为了安心复习,我搬出学生宿舍,在学校不远处找了间房子住进去了。一直到高三都过了大半,文和欣的决裂我才从朋友偶然的交谈中得知。
我记得朋友说完之后我还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这件事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那么艰难才建立起来的感情,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而事实就是如此,那之后我倒还颇费了点心思去观察她们俩各自的状况,文很快地和班上新来的插班生成了好朋友,除此之外和另外一群女生组成阵营似的吃饭学习都在一块,欣则埋头学习。在我们这种不相关的人看来,文当时那种过于喧闹的,大概有一半是故意夸大给欣看的,俗套的 没有你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的剧情,而欣的若无其事,以她的敏感,多半是克制下来的,要说内心一点波澜也没有,我也不相信。后来果然听说欣私底下去找了文的,想要重归于好,而文冷漠地拒绝了,这冷漠,让欣痛哭了一场,也低沉了一段时间。
感情的分崩离析于顷刻之间,是任人怎么握也握不住的,破镜重圆有没有可能,谁知道。只是此刻的凄凉绝冷,往日的嬉笑欢颜,都化作一缕烟在眼前飘过了。不知道若在很久以后某个起风的日子里偶然想起时代的这一场破裂,是否会怪自己太过年轻,意气用事。
我后来还知道,在前的那段时间,班里的几对好朋友都如文和欣那样决裂了。有一对很有趣,一个占有欲太强,受不了对方和别人也是好朋友,而另一个觉得她无理取闹,于是撕破脸,从此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
我局外人,看了这种闹剧不免哭笑不得,你说感情是种什么东西,像秋天的稻草一样一折就断。秋风一天紧似一天,这蓬乱的思绪纷纷扰扰,扰得人不得安宁。
村上春树有一本书是我一直想看又因为种种原因一直到现在也还没看的,叫《海边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这本书在我念初时候就出版了,之所以一直记到现在,是因为我看到里说多崎作年少时的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同时和他决裂,他因此患了抑郁症却未曾敢去询问原因。恰巧,此前我也和小伙伴们分手了。那时很流行刘备的桃园三结义,女孩子一时兴起总喜欢拜把子。我那时木讷得很,却和A是常在一块玩的,也因此被拉进了一个很 庞大 的姐妹团,每个人取了一个和当时十分流行的黑糖玛奇朵的成员一样的名字。但后来不知怎的就解散了,和当初组团一样随便。令我在意的是和A她们的分手。我那会儿还和A以及另外两人玩得不错,我这人平时沉默如哑巴,好不容易交上了朋友,却有点放肆,当时因为什么事而分手我却不记得了,残存的中我好像是生了一场气,然后她们就和我说拜拜了。
我们年少的时候还不懂得感情是什么,有时候朋友只不过是玩伴,而我们崇尚的拜把子,就像一场即兴节目,随兴而起,兴尽而归,燕过无痕,偶尔想起,只不过是蜻蜓点水罢了。
不曾想,我新近又遇到了一个相似的棘手的问题:我和朋友L,闹得不太愉快。她和欣一样,是个敏感的女孩子,而且很没有安全感。此前倒是没有什么问题,顶多是我一时的急性子说出了什么话,过后仍需要向她解释,让她不必多心。
我那时因为失眠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许有点神经质,整日里愁容满面,满脑子想的是快点睡着,而L全然不能理解这种感受,加之她那时候心情也不好,两个人虽然天天在一起上课,感觉却很微妙。
很久以后我终于受不了,觉得太压抑,便向另一个朋友倒了许多盆苦水。这件事,现在想来也是颇为后悔的,有时候抱怨一旦开始,就无休无止。现在想,那时候无论如何都应该忍住自己消化的。
有一场考试,离考试开始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向来是我去得早,然后给L占个位置的,而那天我却直到老师发下考卷,把例行该说的注意事项都说完了,我旁边的位置还空着。我焦急得很,问和她同住一个宿舍的,说还没来,我打她电话,又没人接。终于考试结束了,却看见她稳稳当当若无其事地坐在教室后面,我等着她向我说明刚刚来得这么晚的原因,她却没有当一回事,只字不提。临期末,教现当代的老师突然叫课代表收开学时布置的作业:手抄本的读书。这突击真是让人猝不及防,我虽已写好,但是电子版的,那天中午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地抄,手腕酸痛得紧。另外,L当时去了广州她的男朋友处,我第一时间告诉她这个消息,直到傍晚,才得到她没有写的回复。还是那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当场气炸,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哦。此外的其他一些小事,诸如总是不回信息,平时不怎么在意,但因为失眠,事件的性质被我无形中放大了不少,也总让我不顺心。
此番下来,原本过去了便过去了,但L极为敏感,或许可说是在乎,却以为我不喜欢和她做朋友,有一回喝醉了,说在我们几个朋友之间她觉得委屈。听她一讲,我内心也觉得委屈,但转念一想,虽然不满意她过于敏感的性格,但我未必就在理,即便这敏感的性子如何地阻碍我们交流,但作为朋友,就该给她时间慢慢改变。
回过头来想一下文和欣,其实她们的决裂早有迹可循。高考越近,受成绩影响的情绪波动就越大,脑子里总有根弦是紧绷着的,成绩是彼此不想讨论但又无法忽视的问题。欣是尖子生,而文差她一大截。在那频繁的周考月考模拟考中,欣的政治选择题错了两个,绝望得要死似的,好像这就是高考,在文耳边喋喋不休,怎么办啊,错了两个,我怎么这么蠢。文听得多了,一开始还会安慰她,但久而久之地也受不了了,咆哮着说,你错了两个就要生要死,要是我只错两个我就烧香拜佛了。欣征住了,掀开被子就走回自己的宿舍,而文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追过去为自己的暴脾气道歉。这样的情况我见过很多回,怨气一次次积少成多。
看《微微一笑很倾城》,每个女生都渴望自己有个肖奈,除了长得帅能力高之外,还专情,重点是无论你在想什么他都知道,所以他从来不会误会你,别离间也不可能会成功。
微博上有句话,愿有人懂你的欲言又止。这种事情多么美好,但总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愿我们都足够包容,不要让朋友的缺点成为你眼睛拔不掉的刺。卵巢功能衰退的症状和危害
怎么样能提神醒神
小儿用咳嗽药没有禁忌成分
肝痛会引起打嗝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