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调查四川灾区砖价疯涨黑心厂商发国难财

发布时间:2019-05-22 09:03:38 编辑:笔名

调查:四川灾区砖价疯涨 黑心厂商发国难财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灾区建材的价格猛涨,在灾前,大概一块普通红砖的价格是两毛五分钱左右,现在有的地方已经涨到了七毛,甚至七毛五。冬天到了,天气越来越冷,有条件的老百姓,都想尽快地把性的住房建起来,这么集中的盖房子,建材肯定是供不应求。按照市场法则,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的确会涨价,但问题是,这是一个非常时期,盖房子的都是失去家园的老百姓,所以不能完全按照市场原则来做,因此在灾区各地政府也按照当地的这个实际情况,对建材进行了限价。

比如说我手里有一份8月28号,绵阳阜城区物价局带着大红印章的一个建材的限价令。你看在这份限价令当中,明文规定,普通的一块红砖的价钱是3毛4分钱,当然这里面要做一个解释,就是因为灾区各地的情况不太相同,所以这个的限价令,也稍微有所不同。但红砖的价格差不多就在三毛四上下浮动也就是几分钱,那么这个限价令有没有起到作用,为什么直到现在在灾区,还是能看到售价五毛,六毛,甚至七毛的高价砖,来看看我们的调查。

灾民为何买砖难?

这是12月2号,从成都前往北川的路上,沿途像这样即将开工,而已经动工的工地随处可见,为了赶在春节前能够搬入新区,灾区人民的重建工作正在加紧地进行。

:现在我们是在从成都到北川的路上,我们可以看到沿途有很多这样的砖车,正在向灾区重建运送砖瓦,我们知道砖很大一部分的成本是集中在这个运费上,那么运费到底有多少,我们现在来了解一下。想问一下,您的运砖车是从成都过来的吧,?

当地村民:是,成都过来的。

:你们现在打算运到那呢?

当地村民:我们就在这个地方卖砖嘛。

:这个砖在这卖多少钱呢?

当地村民:卖五毛多一点吧。

:五毛多少?

当地村民:他们好像卖的是五毛五,五毛四,五毛六。

:现在有人来买吗?

当地村民:现在还没有。

:一直没有人来买,据你们所了解情况,当地缺砖吗?

当地村民:肯定缺砖嘛。

:缺砖但为什么没有人来买?

当地村民: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是怎么回事吗?

:我们也了解到呢,其实是当地是缺砖的,很多地方周围都在重建,砖实际上并不富余。但是像这位司机,他从早上到现在已经等候一天了,但是依然没有人过来买砖,到底什么原因呢,我们接下来去了解一下。

:您是来买砖的,那这都有砖,您为什么不买啊?

冯文泉:我们一买,他们有人买,我们没有办法买。他们叫三毛五的砖,现在加一毛都也拿不到砖。

:你当时买的时候多少钱?

冯文泉:我现在买了五毛五。

:这个就是五毛五,为什么不买?

冯文泉:你没看见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嘛,垄断了没办法。

:垄断了?那他也可以卖啊?

冯文泉:他卖就是五毛八。

:那现在你盖这个房子,如果便宜三分钱能省多少钱?

冯文泉:能省一千多块钱。

:您的房子现在正在盖到半截,是吗?

冯文泉:就是盖了一点,没砖了嘛。

:这就是你的现在正在盖的房子?只盖到了一半?

冯文泉:就是盖了这里,后面还没盖,就是这里没有砖了。

:像这些鹅卵石这个价格现在怎么样?

冯文泉:这个价格也贵,以后这个沙子还贵,我11月份回来的时候,它们才六十多块钱一方,现在要七、八十块钱一方。

:那现在怎么住呢?

冯文泉:我们自己搭了一个过渡房住在里面。

:您打算盖几间房子呢?

冯文泉:我这里现在大概是六间房子嘛,我们主要是父母,还有我儿子,我们至少寝室得要三个。所以打算六间房子。

:六间房子总共需要多少砖?

冯文泉:总共需要是五万多砖。

:五万多砖?成本有多少?

冯文泉:现在这样算下来,我光砖钱就要花三万多。

:像你们盖房子这些砖,在地震之前,一块的价格是多少?

当地村民:三毛二,一直都涨。6月份他们去看,开的三毛五,6月份开砖,开三毛五一直没拉到砖,到现在为止一批砖都没拉到。开三毛一批砖都没拉到。

:现在的这个价格呢?

当地村民:现在都是五毛五,五毛五,六毛都有。

:我们现在在安县的长生村,在我们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可以看到,这有五家农户正在盖房,但是实际上现在这些施工都已经停止了,原因就是这些农户他们买不到价格相对便宜的砖。

冯文泉:其实我们这里有砖厂,砖厂就在那里。

:那你们有砖厂,为什么不在本村买呢?

冯文泉:买不到,我给了五毛五的价钱,都拿不到砖。我是在上个月19号买的,买了三万。

:现在给你送来多少?

冯文泉:三万给我送来四千。

:他是没有砖呢,还是说不卖砖?

冯文泉:不是没有砖,他叫我再加一千六百块钱,就给我拉过来,也就是我要投到六毛六左右,一批砖。

:现在他的砖卖到那去了?

冯文泉:他们发到外地去了嘛,发高价发出去了。

:我们刚才也了解到,实际上在这个村子里啊,本身就有一个砖厂,而这个砖厂也有砖,但是当地的村民却买不到,那我们看看,到底这些砖去了那?

随后,以买砖者的身份,来到了这家不到一公里远的砖厂?

:买砖找谁。

砖厂主:你买砖吗?

:大概多少钱,现砖吗?

砖厂主:加运费,就是六毛五。

:那能便宜点吗?

砖厂主:你到处去问,我们这就这个价。

:不能再便宜吗?

砖厂主:你看我们这好多都买不到。我们只供应这些村子。就是我砖厂周围的这些村子。

:那我们从你们这买,能拉走吗?

砖厂主:我们有两个大车,每天都可以拉两万。

:都给我的?

砖厂主:两万都给你。

:那个发票,你当时五毛五买的那个发票有吗?

冯文泉:发票是他们开的,我开不到的。你拿去也开不到票。

:发票上写的是多少?

冯文泉:三毛五,他们收的是三毛五。

:你看到发票上写的三毛五了。

冯文泉:我在这问过他,我叫他退钱,他说发票上三毛五,我给你退三毛五。

村里有砖厂,却不愿意卖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里乡亲。政府限价三毛多,村民说,我可以再加两毛钱,每块五毛五买,行不行?他还是不卖给你,因为外人可以出更高的价钱,商人眼里本无可厚非,但这个时候,能赚得下这分钱,这个人真不是一般人。

他还有一个理由,说是五毛五之外要加运费,他的运费是这么算帐的。说十公里以内,每块砖加一毛钱,关于运费,政府其实也是有限价的,关于运费建材30公里之内,每吨每公里才加一块钱,现在他十公里以内,每块砖就要加一毛钱,我们可以想到这是怎样的一种暴利关系。那么既然这个砖厂是村里的,那村里的干部就拿它没有办法?

:像咱本地区也有自己的砖厂,你们作为政府这块,有没有跟他们去协调过?

杨宝户:协调过,政府也把价格事先给他们确定好,至于他们涨价,等于说煤炭涨价,人工工资涨价,他也就自然往上在涨。因为它属于私营企业,不属于我们村办企业。所以我们没法控制。

在即将离开村子的时候,我们看到村民冯文泉终于买到了剩下的砖。

:那是多少钱买的?

冯文泉:五毛七一坯。

:是从那买的?

冯文泉:从允新下面拉上来的。

原材料价格调查

路边的高价砖要卖每块五毛八,村民是花五毛七买到了砖,他已经觉得满意了,因为每块砖省下一分钱,盖完五个人所要住的房子,就能省下五百多块钱,灾后处处要用钱,五百多块对于他们来说,不算是小数。那按照村支书的说法,关于这个村里的砖厂不好管是两个原因。一来,因为他是一个私人的厂,所以不方便去监督。二来是因为原材料上涨了,那原材料上涨这个理由真的站得住脚吗,再跟随我们的,去另外一家砖厂算算原材料到底要花多少钱?

12月3号,来开了安县长生村的砖厂,来到了距离长生村几十公里以外的阜城区清议镇大龙村里的砖厂。

:为了增加灾区砖的供应量,一方面是从外地调更多的砖进来,另一方面是新建更多的砖厂,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措施就是,扩大灾区原有砖厂的产能,比如说我背后这个砖厂,左边的一部分,是在地震之前就已经有的砖窑。而我背后这两片大的砖窑呢,是在地震之后,迅速地新建的。而且在生产工艺上,为了加快速度也有些改进。像这些没有经过烧制的砖,在地震之前呢,这些砖坯都是放在露天的场所自然风干,而现在为了增加它的速度,专门修建了这个人工的烘房,但是即使这样呢,砖仍然是供不应求。这些正在装车的砖,都是刚刚从砖窑里拉出来的,摸上去还都是滚烫的。这些砖在被送上这些车以后,将被立刻拉往灾区,用于灾区重建。

:像您这个砖,出厂的价格是多少?

赵绍强:我出厂价是按,严格按物价部门的有关规定的。

:多少钱?

赵绍强:出厂价三角四。

:可以自己有上下的浮动吗?

赵绍强:我们领导说的意思是,上下浮动可以浮动两分钱。

:三角四含运费吗?

赵绍强:不含运费。

:加上运费,一批砖要到十公里远,它的总额是多少?

赵绍强:四角左右。

:你们这个砖厂每一批砖的成本是怎么一个构成,能给我讲讲吗?

赵绍强:一个是煤炭,因为原来煤炭大概是一角四至一角五,电费三分至三分五,人工工资七分多,还有机械修理费大概是两分,油料和燃料加起来大概是两分,外加税收。

:税这方面跟以前有没有优惠?

赵绍强:有优惠,我们基本是地税只交50%吧,还有一个就是土地资源费方面,一批砖开采大概两分。

:刚才通过您刚才说的成本核算,我算了一下,一批砖成本应该是在三毛二左右。实际上还是能赚钱,但是每批砖要比灾前少赚了大概有两分钱?

赵绍强:对。

:因为我知道有些地方的砖,价钱起来比较高,所以我很好奇,如果我是附近灾区的人,我来买这个砖,价格高一些,我想买走的话,行不行?

赵绍强:一般不行。

:为什么?

赵绍强:我们现在主要是,先把当地老百姓的灾后重建建设了,你外地来砖价格都是一样,但是得排队,都要依次排队。

从调查的情况来看,当地政府对于红砖的限价,其实已经考虑了原材料上涨的原因,也给企业留下了合理的利润空间,因此那些卖了五毛多,六毛多的高价砖,说是因为原材料上涨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那么在这个时候,政府的监督就变的非常的重要。

:针对这些砖啊,还有其他建材这些价格啊,政府方面采取了那些措施进行了控制?

政府官员:一是实行限价管理,比如每批砖出场价是三角四,那么我们每个厂里面派出了管理监督员,二是对价格管理的方式进行了公示。

:但是我们也了解到,还是有个别地方会出现一些砖厂,谁出钱高,他把这个砖卖给谁,管不了,对于这种情况怎么办?

政府官员:发现有这种情况的,给区物价局举报,区物价局给我们区楼房重建办举报过后,物价局了解以后,进行处罚。

:怎么处罚呢?

政府官员:一是罚款,而是限期整改,第三个要退回非法所得。

:罚款罚多少?

政府官员:五到十倍。

重灾区的建材供应调查

绵阳市的阜城区,以及安县的情况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的,当地的砖厂产量是基本上可以满足当地的需求的。但是极重灾区,比如说北川,不管需求量是如何的大,但是当地的砖厂的生产能力几乎完全被破坏了,那么在那样的地方,建材的供应又该面临什么样的问题。12月4号,我们继续前往北川。

:你们买这个砖价格是多少毛钱。

当地村民:五毛六,政府补几分钱。我们只出了四毛九。

:那之前这个砖的价格一般是多少?

当地村民:开始是四角五,在没有地震之前。

:现在,涨了四分钱?

当地村民:涨了四分。

离开这些农户不久,就在离这里不到一公里的地方,遇到了一个本地的砖厂,那么这里的砖卖多少钱呢?

吴有旭:目前出厂价是三角六一坯。

:我们刚才碰到了一些重建的农户,他们的砖送到家里是五毛钱,那这么近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到您这来买?

吴有旭:现在我们主要是满足,政府指定用砖的地方,比如说成家坝乡政府,指定运往的地方,不是我们能够作主的。

限价砖只供应政府指定地区,那么其他灾区重建的砖来自于那里?价格差别为什么又这么大呢?

左代武:北川过去由于受到我们本来矿产资源的限制,本地的资源有非常少,我们目前仅有的几家砖厂,其中这个砖厂算比较大的,但是它的日常量,也就在七万坯左右,但是农民重建的需求量非常巨大,完全满足不了。

:北川现在用砖的缺口大概有多少大?

左代武:缺口是在五六亿坯左右,因为生产量很小,我们就需要,源源不断地从在四百公里到五百公里左右距离的重庆市,包括内江、自贡、宜宾、南充等地,采购红砖,而这个红砖的出厂价格我们无法控制,所以它的出厂价格相对高一点,再加上我们远距离的运输加起来总共运输费用,购砖费用就非常高。

四到五百公里的长途运输费用,摊到一匹砖上又是多少,跟一位曾经做过从重庆到北川长途运输的卡车司机进行了了解。

村民:两毛五分多。

:这个两毛五分,包括一些什么样的费用呢?

村民:油钱,工资,还有车子的费用,还有路途的费用。

本地区砖厂的砖价可以通过政府监管进行控制,而为了满足缺口,不得不从外地调运更多的砖,寻找价格相对便宜的砖,成为了北川当地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左代武:当初为了解决老百姓用砖问题,我们也跑了很多地方,想办法去找质量保证,价格也比较便宜,近我们跑了很多周边的县市区。在自贡,我们了解的出厂价格是三毛二,实际运费加上二毛六,达到五毛八,我们在内江这一带,这个老板姓周,叫周成才。

:内江写的是三毛二?

左代武:三毛二不含上车费,运费是二毛六,拉到我们北川,总共达到五毛八左右。

:这个价格已经相当高了。那就有一个问题了,那些受灾的农户,他可以买到当地生产的廉价砖?那些农户他只能买那些外地进来的高价砖呢?

左代武:这个问题怎么说呢,因为我们这个砖厂生产量非常有限,我们主要用于周边,和非常贫困的农户修建,那么更多的红砖采购除了群众承担一部分外,我们也在平这个价格,同时作为县政府,也采取运费补贴的方法,尽量减少农民,修建房屋的经济成本。

客观地说,灾区的建材价格上涨,有着非常复杂的原因。比如说运输的成本,比如说供不应求,不完全像传闻中说的那样,都是不法商人在赚昧心钱,但正因为灾后重建,是这样一个繁复而浩大的工程,不正常的市场,就更需要政府出面来进行调解。现在灾区老百姓担心的是,气温越来越低,但是砖价越来越高,相信在严冬到来之前,有关部门会及时的采取措施,让老百戏及时的住到新家里面去。

(来源: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

民警假扮住户顺藤摸瓜 擒获老毒枭
江苏卫视为推春晚向全国各地市民发垃圾短信-江苏卫视-垃圾短信
三个多月宝宝怎么抱横着抱还是竖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