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高通副总裁谈可穿戴策略协议比操作系统更重

发布时间:2019-08-15 20:17:48 编辑:笔名

  OFweek:根据高通一高管的说法,要把可穿戴设备带到大众市场需要在专用硅、互操作性和美观上更多的创新。高通的骁龙400芯片就是专门设计给LG G Watch和的。这两款手表都运行谷歌的系统。

  资讯EE Times在纽约的Wearable Tech Expo(可穿戴科技产业博览会)上采访了高通的高级副总裁兼交互平台总裁Rob Chandhok。Chandhok谈到了高通在上的策略。

  EE Times: 可穿戴设备需要什么才能真正起飞,超越早期采纳者阶段?

  Rob Chandhok: 人们在不同的时候根据不同的时尚穿戴不同的东西,人们很少只倾心于一个设计师或者只喜欢这种风格。要打入大众市场,人们和可穿戴设备的交互需要像他们和珠宝的交互那样。

  例如,我想要把的核心部分放到珠宝的容器内。但这样做的话,一些功能会丢失。它其中的一方面是物理外观上的时尚,会让你穿戴更多的牌子,把你带到互操作性。

  EET: 因此本质上,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可嵌入的可穿戴模型?

  Chandhok: 我想要的是让这些不同的漂亮的东西使用同样的协议彼此通讯 考虑的是开放标准。Android Wear可能做到这一点,至少在谷歌的生态系统内,你将可以和不同的Android Wear手表交互,而不需要每一次都重新配置。

  现在我必须配置不一样的应用,而且它们不知道对方的信息。我希望操作系统可以说: 你手腕上还有另一条通知信息的路径,你想要我如何处理那个? 谷歌已经选择这样做,谷歌说这就是协议和手表将要运行的操作系统,我不知道那是否会成真。我认为协议比操作系统更重要。

  EET: 的Myriam Joire说过Android和Tizen在智能手表上都不是的,你将会需要一个类似于实时操作系统的东西,它应该是轻量的,从而处理速度和专用功能。你怎么看?

  Chandhok: 我认为这样的说法只在短时期内是有价值的。当我们沿着流程节点,芯片集的功率分布将会发生非常明显的变化。我理解实时操作系统的权衡而且看重数天的使用时间,所以我不认为只能使用8到10小时或者1天的手表将会在市场上获得成功。

  我只是不确定我可以声称在 年内,我们不会用基于Linux或高级的操作系统做到那一点。我认为互联协议中很多都是相似的。我只是不认同我们手腕上的东西不会运行现代操作系统,因为在那点上我们将会是14nm或者10nm,运行那个系统真正需要的功率有多大呢?在一段时间内那将会是一个大西部,但真正会赢的是软件生态系统。如果我有一个运行时刻让我做事情很容易,而且有一个好的开放资源社区,它将会快速发展。

  EET: 你认为成功的可穿戴设备芯片应该是怎么样的?

  Chandhok: 芯片的细节没有那么重要,更为重要的是和芯片联系在一起的体系结构。如果你想以低功耗做事情,有多种方法,你可以小化事情 或者有更为复杂的操作环境的软件灵活性,来更好地管理功率。

  在未来,你将会看到特定的方式来缓冲和预处理传感器数据。我们知道处理可穿戴设备的传感器数据将会是我们着重优化的方式中的一种。

  EET: 对于在可穿戴设备上使用缩小比例的芯片,你怎么看呢?

  Chandhok: 我认为,就像我们看到在我们自己的芯片和大众市场芯片之间的芯片专门化,我们现在创建不一样的芯片,你将会看见我们创建更多专门化的可穿戴设备硬件。

  EET: 在如何让可穿戴数据有意义上,你有什么想法吗?

  Chandhok: 设备不应该是粘性的,而服务应该是粘性的。就我来说,数据的部分将会是聚合,另一部分则会是根据收集的数据建立推断和采用机器学习技术。我还没有看到推断和计算更为实时、更为靠近消费者。我不介意两款设备互为通讯,然后告诉我更为精确的信息。现在的数据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体系结构,它把所有东西都放到云端,集中一起建立智能。

  可穿戴设备进入大众市场之时就是人们能够把这些构建模块像配饰那样搭配起来的时候。

物流资讯-物流头条新闻资讯
2010年乌鲁木齐人工智能企业
2006年鄂尔多斯社区企业
友情链接